「港識多史」希望以簡單有趣的方式介紹香港本土歷史、文化,為我們留下記憶。

【警廉衝突】為何警察貪污可獲得特赦?

香港有個組織,過去數個月不但指罵市民、示威者為「曱甴」,更加把醫護、議員、中大校長及政務司司長指責一番。最近這個組織更入稟法庭,禁止選舉管理委員會讓公眾及候選人查閱選民姓名及地址等資料,這個組織就是警察員佐級協會。究竟這個協會為何成立?又為何有如此大氣焰?

1977年成立的警察員佐級協會又名「拳頭會」,源於一宗警察以暴力攻擊政府部門的衝突 — 警廉衝突。

廉署成立前,警務人員透過貪污謀財屢成風氣,市民要先給予公職人員賄款,才能換取服務。沒給錢的話,有時就連被劫匪所傷都不會被認真對待,使你明白不交「保護費」的惡果。

直至世紀貪案「葛柏案」被揭發,市民怨氣亦被激發,紛紛遊行示威。葛柏一人收取的賄款,是他任職警隊至退休總收入的六倍。調查貪污期間,他甚至成功潛逃至英國,以逃避法律責任。市民的怒氣迅即由葛柏延伸至全個警隊,港府順應成立廉政公署,全面調查警務署。

法不責眾?

相信每個警員受賄時都有同樣念頭:「大家都這樣做,這種約定俗成,怎麼可能有後果?」然後心安理得去受賄。但廉政公署的成立就是告訴大家,所有警察都要受到調查。

廉政公署多次帶走警務人員調查,要求他們交出槍械。在有機會被懲罰壓力下,大量警員申請提早退休,有的甚至自殺,部份則被被勒令退休或革職。

警察隊員佐級協會

警察對廉署的行事手法心懷怨憤。為了表達集體訴求,他們各警政區各派出委派兩名員佐級警務員代表,代表其權益與警務處處長溝通、發起集會等行動。該十六名代表同時是員佐級警察組協會籌委會成員,籌委成立今日的「警察隊員佐級協會」。他們指責廉署調查手法打擊士氣,質疑憑「聲名狼藉」罪犯的一面之詞便把他們定罪。他們提出「九點要求」,要求警務處處長回應。同日亦有近千警員及其家屬舉行集會,指控廉署的「壓迫」。

 

〈港九新界員佐級警務員代表親呈請願書〉,《華橋日報》,1977年10月27日,頁1

部分警員包圍及破壞ICAC總部。(圖片來源:廉政公署25周年紀念資料圖片)

事隔兩日,三千名警員往警察總部請願後,有四十名大漢衝入廉署搗亂,混亂中五個廉署職員受傷。有報章更直指相信是休班警員所為。當警方抵達現場時,犯人已經散去。

〈廉署被搗亂事〉,《華橋日報》,1977年10月29日,頁1

警員甚至出手攻擊廉署人員。(圖片來源:P. Y. Tang/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via Getty Images)

事件發生後,港督召開高層會議商議此事。警方表示憤怒,並派出警員每小時到廉署簽到,以保護廉署。若干高級廉署官員更有警方做保鑣作保護。

相較於警方對廉署受襲一事的高度關注,員佐級警察籌委會的反應則頗有玩味空間。員佐級警察重申與事件絕無關係。但相較於外籍警察團體對廉署受襲表示「厭惡」,他們的聲明只是「表示同情及遺憾」。

 

《華橋日報》,1977年10月29日,頁5

因警務人員要求遲遲未得滿意答覆,他們發動怠工,駐馬場警察更意欲集體請假,並頻頻發起集會。警務處處長不得不下令禁止警員舉行龐大集會。港督麥理浩與警隊及英軍高層召開周末緊急會議,甚至詢問英軍能否介入。最終考慮到軍警關係而決定放棄。

妥協

1977年11月5日晚上,港督麥理浩宣佈除了已經被審問、正被通緝和身在海外的人士,特赦於1977年1月1日以前所有涉嫌貪污而未被檢控的公職人員。警務人員於集會期間得知特赦令,皆展露笑容,甚感滿意。然而11月6日,剛成立的香港員佐級警察協會便指特赦令未夠清晰,對已定罪的警員不公,要求港督於11月7日下午5點前再次回應,並召開萬人集會。

港督麥理浩於11月7日下午5點召開立法局會議,重申特赦令安排,強硬表示無讓步空間,並獲全體非官守議員支持通過修訂,若警務人員如不服從命令,警務處長即予撤職處分。警務處處長也宣佈禁止警察公開集會。政府強硬的手段終於令警隊接受,取消集會,表示服從命令。

「胡蘿蔔加大棒」將一場可能發生的警察騷亂消弭。現在政府不斷用胡蘿蔔餵養,大棒又在哪?

———————————————————————
想睇更多香港的故事?
Like我哋的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wetoasthk
【website】www.wetoasthk.com
【IG】http://instagram.com/wetoasthk

警隊

• 10 月 25, 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