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識多史」希望以簡單有趣的方式介紹香港歷史、文化,為我們留下記憶。

【城隧三十周年】城門隧道警匪大追捕

2020年是城隧通車三十周年。城門隧道作為沙田往返荃葵青的主要幹道,這條穿越孖指徑(又稱走私嶺)山峰和針山的隧道,兩段隧道之間分別由橫跨下城門河谷的兩座橋樑連接,而整條隧道則是採用雙管道設計,建成後成為了五號幹線的一部分。

不過你又有否想過城門隧道也曾成為警匪追逐戰的重要場口。究竟在1991年6月的這場追車戰是如何發生,最後山林藏匿戰又是怎樣結束?

大受歡迎的城門隧道

1990年4月19日城門隧道正式啟用,這條歷時四年左右時間建成的城門隧道,成功令來往沙田及荃灣的行車時間大幅減少,成功吸引不少司機改用新路,紓緩獅子山隧道及大埔道的交通擠塞情況。隧道更在1990年5月26日便迎來第一百萬名駛過城門隧道的車主,當局更向該司機送贈幸運車牌(AA8808)。在一個多月便達到如此的使用率,可見隧道的吸引度之高。

第一百萬名駛過城隧的車主獲當局贈幸運車牌(大公報 1990-5-27)

大埔沙田警匪公路追逐戰

1991年6月23日在大埔廣福道發生的一起械劫案,更是把城門隧道大圍出口一帶變成戰場,亦間接印證了城門隧道的「受歡迎程度」。

事發當天,三名年僅十七八歲的悍匪看上了位於大埔廣福道的華誠珠寶金行。年紀雖輕的賊人卻是嫻熟地持著真槍實彈加上土製炸彈,攻入金行並掠走價值一百五十萬的金銀珠寶首飾。正當他們打算逃走之時,卻遇上數名街上巡邏警察,雙方當街駁火十多槍後,劫匪在兩個「土製菠蘿」掩護下,脅持人質登上一輛新界的士。

的士在吐露港公路上一路飛馳,其後警車同時緊追不放,一路追至大圍。剛才提及劫匪登上了一輛新界的士,可能他們也突然想起,新界的士法例上連荃灣、葵青市區也去不了,即使去到市區也會招人耳目,於是他們在大圍轉為脅持另一輛市區的士。他們就如紅van劇情般駕駛着紅的,不顧一切,一心只想離開大埔沙田地區,前往九龍荃灣市區。

但是當他們喘息甫定,這時候便來到這幾位年輕劫匪的人生交叉點,究竟他們應該選擇當然沙田來往九龍的主要幹道的獅子山隧道、挺而走險走山路的大埔道,還是通車一年左右的新路城門隧道逃走呢?

城門隧道口的大追捕

也許考慮到獅隧較塞車,可能未到隧道口已在紅梅谷堵住了;而大埔道又多彎,取道又較曲折,怕未駛到深水埗便已被警察在反方向攔截了。結果三名劫匪選擇了向城門隧道方向逃走。

豈料,他們所劫的市區的士就在城門隧道大圍出口碰到了一名交通警,雙方在隧道口前一段公路一輪槍戰,劫匪決定在隧道口棄車跳落美城苑附近山坡,逃至香粉寮村一帶的山坡和寮屋。隨後大批警員入村搜索,更是使用皇家香港輔助空軍直升機、催淚彈及照明彈,無所不用其極的他們更是出動一百七十名警員,遍佈附近村落以進行搜索行動。最終經過五六個小時的行動,在晚上九時拘捕三名疑犯歸案,大追捕才正式告終。而城門隧道也在行動結束後隨即解封,恢復行車。

有見劫匪身懷自製炸彈,在追逐戰中皇家警察更是不敢怠慢。(來源:大公報 1991-06-24)

香粉寮村民:有咩大場面我未見過

豈料在案發後兩日,警方只能在案發現場及被匪徒劫走的市區的士上找回八成半的贓物。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警方在當日香粉寮一帶山坡拘捕的更不是該三名劫匪。有指由於地勢複雜,而香粉寮更曾是開採鎢礦的地點,附近一帶有多達十多個廢棄礦洞,令匪徒容易藏匿。而最終此起劫案有否破案,更是不為人知。也許是因為九十年代劫金舖的案件太多,同期更有賊王葉繼歡屢作大案,這些「地區案件」相比下較少人關注。就連香粉寮村民看到連日來過百名警察持槍入村,也不覺出奇,如常地過活。而這件事就只模模糊糊地留在大埔老街坊的記憶中了。

大規模的圍捕行動,最後都係捉錯人。(來源:華僑日報 1991-06-25)

雖然這次大追捕,劫匪們甚至連一半的城門隧道也過不了,但在城門隧道歷史上,已算得上一件大事。

———————————————————————
想睇更多香港的故事?
Like我哋的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wetoasthk
【website】www.wetoasthk.com
【IG】http://instagram.com/wetoasthk

交通沙田

• 6 月 8, 2020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