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說香港史,分享香港歷史文化故事冷知識

【香港保衛戰】香港富商屈柏雨死於日軍刺刀之下

香港保衛戰18日天中,守軍奮戰固然可歌可泣。不過戰爭中還有另一班受害人——被戰火蹂躪的普通市民,他們手無寸鐵,卻難以逃過砲火攻擊、盗匪橫行,甚至日軍屠殺。今日的主角是大埔名校迦密柏雨中學的「柏雨」——香港富商屈柏雨。

屈柏雨生平

現存有關屈柏雨的資料不多,只知道屈家在2、30年代活躍於上流社會。屈柏雨在1919年因學生支持五四運動而被政府拘捕(詳情按此),憤而與其他華人名流聯合創辦「策群夜義學」,以拓展平民教育。他後來卻加入政府,任職海關緝私總秘書長。

屈柏雨的夫人梁省德(恰好大埔另一間學校以她命名,就在迦密柏雨中學附近),是當時少數女性知識份子。她畢業於廣州師範大學,關心香港的教育議題,戰後更成為首位新界女太平紳士及鄉議局女議員。婚後,屈氏一家居於太子道大宅。

不過,今次並不是要說屈家豐功偉績,而是他們痛失至親的故事。

有關屈柏雨的生平。(圖片來源:香港華字日報)

藍塘道42號大屠殺

1941年12月,日軍入侵香港,新界和九龍在12日便已淪陷。據梁省德記憶,屈柏雨趁雙方停火之時(應該是12月13日)獨自冒險渡過維港,打算把家中貴重物品存放法國銀行保險庫內。不知什麼原因,他當天沒有即日回到九龍的家,而是逃到好友九巴創辦人鄧肇堅位於藍塘道42號大宅暫避。

藍塘道位於跑馬地,是港島比較中心的位置,相對北角、灣仔、中環、赤柱等的海岸前線,理應是相對安全。21日日軍在港島東登陸,之後誤打誤撞進入黃泥涌(詳情可按此),然後屬於230聯隊的一小隊日軍便撞進藍塘道。

50年代的藍塘道,所標示的其中一戶可能是案發現場。(圖片來源:Gwulo)

由於鄧肇堅是香港名流,殖民地政府特意分配一把手槍給他以防盜賊,大宅門外亦堆滿沙包,看起來像軍事碉堡一樣。他又打算加入後備警察,屋內放有頭盔及制服。若日軍進入大宅,想必會以為他們是與守軍有關,令處境更危險。

後來有人跟梁省德說,在12月22日,鄧𦘦堅獨自在廚房飲水時,門外的狗狗突然大吠。他抬頭從窗口偷看,發現有隊日軍行向大宅。他沒有通知屋內眾人,而是自己逃到屋外山坡,找了條大坑渠藏匿起來。

鄧肇堅(左,最後)是香港30年代的名流,圖為他在1935年見署理港督修頓爵士。(圖片來源:Wellcom library )

果不其然,日軍被沙包吸引注意,進入屋內並搜出頭盔制服。(另一版本是鄧𦘦堅在逃跑前向日軍鳴槍示警,令日軍搜屋)及後日軍先把屋內男女老幼驅逐到屋外空地,再把女人趕回屋內。

血腥、殘暴的一幕就在此時上演,日軍以刺刀刺向屈柏雨等人,有人立即身亡,有的沒有被刺中要害但不停流血,屈柏雨就是其中被刺死的一人。

大屠殺過後,日軍回到大宅,在內過了一個晚上。當晚女性的尖叫聲不斷,日軍把她們強暴,受害者包括鄧𦘦堅妻子。

難熬一夜過後,女士們在屋外找到數十具屍體,有數人尚有氣息,但大多送院後失救已死。只有金山輪船公司買辦戴東培因戴上的玉吊墜代他檔了一刀,幸運生還。

後記

眾人在埋葬時在屈柏雨身上找到一個皮包,內有一張他與梁省德的合照,梁省德便珍而重之保留這一張先夫唯一的照片。

梁省德與屈柏雨合照。(圖片來源:明報)

鄧肇堅妻子經歷創傷後決定與他離婚(亦有指是鄧𦘦堅提出離婚),而事後鄧𦘦堅為自己未有及時通知眾人而深感悔疚,因此戰後不停行善補償。

有人可能會指責鄧的行為自私,但人到危難之時,要保持冷靜作決定,實在不容易。

———————————————————————
想睇更多香港的故事?
緊貼港識多史動向
加入Patreon,支持港識多史恆常運作!
日軍軍事史香港保衛戰

• 1 12 月, 2020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