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說香港史,分享香港歷史文化故事冷知識

【五四運動】一百年前 香港學生也發起過「雨傘運動」?

1919年一次大戰結束後的巴黎和會中,列強將德國(戰敗國)在中國山東的權益轉讓給日本。當時中國政府未能阻止,國民極度不滿,一班北京學生在54日發起示威,及後全國各階層發起示威、罷課、罷工等行動,以求「外爭國權,內除國賊」。儘管爆發超過100年,五四運動時香港的情形卻與近期的社會現象有所類近。

廣東省政協陳謙在1979年出版了香港在「五四運動」發生時的回憶錄,並將香港的情形描述成中國各大城市一樣:市民不斷大規模抗議及反日貨;學生擁抱新文化運動,改穿西式服裝;日本更因香港局勢惡化,派遣「長門」、「陸奧」、「扶桑」三艘新式巨型戰艦,停泊鯉魚門外,炮口直指香港!

這些「歷史」後來遭廣泛引用,甚至寫入香港中學教科書。 不過Fake News泛濫又豈在朝朝暮暮呢?現在Fact Check渠道眾多,多史在此聲明,正如陳謙自己所寫:「事隔六十年記憶力衰退泰半遺忘」,其實五四運動整體上無改變香港社會,市面只有零星抗議活動,反日或反日貨也不壯烈,而學生早在七年前的辛亥革命後改穿西式服裝。

最重要是日艦在1919年根本沒有威脅本港!當時英日兩國是盟國,反而日艦經常訪問香港,而且三艘戰艦中,「長門」、「陸奧」在1919年時仍未下水。三艦同時出現在香港,是在19284月正式訪問,當時是受到歡迎的。

日本第一艦隊於1928年4月訪港。(圖片來源:1928-4-10 華僑日報 )

反日情緒升溫 學生發起「雨傘運動」

本港主流報章例如《華字日報》在山東問題一開始,就不斷在社論指責北洋政府及賣國賊,以及報道54日後席捲全中國的抗議活動。親中左翼份子陳君葆憶述當年在香港大學讀書時,同學要求開大會,並以「香港大學」名義向巴黎和會的中國代表團發電報,但代理副校長勸阻,更指「大學生不應參與政治」。最終開大會一事作罷,學生改以「香港中國學生」發電報予北洋政府。

五月底時,香港開始出現來歷不明的反日文宣,連警察局附近都有張貼。為打擊此「非法行為」,警員要加強巡查及撕走單張,成為第一代「撕紙狗」。很多香港市民陸續在日常生活中抗爭,例如收起日貨不用、杯葛日店、不坐日本輪船等。

港府大為緊張,嚴格管制報章不得刊登反日言論或煽動性文章,但報道鄰近地區的示威新聞則較寬容。當局致力壓抑反日情緒,看來誰統治香港,也擔心言論和表達自由會危及其管治。

另一方面,中學生發起「雨傘運動」63早上,九名陶英伍榮樞英文學塾的和理非學生手持油紙傘「一齊去飲茶」油紙傘傘面寫了「國貨」兩字,內裏寫上愛國土貨」,兩條傘骨之間刻有中華民國國旗,吸引大批人跟隨這些「人肉連儂牆」。可是人群之中早有警察,這批八到十七歲的學生在隊伍到了皇后大道後就被捕了,他們後來獲准以25元保釋外出。該校校長亦被控組織示威,可見一世紀前的教育界亦承受壓力翌日當局以「阻礙交通」的罪名控告另外兩位持傘遊行的學生。

100年前的「雨傘運動」(圖片來源:五四在香港:殖民情境、民族主義及本土意識/1919-6-4 華字日報)

很多青年和學校聞訊後紛紛買中國製雨傘以示支持。案件的聆訊正如今日一樣矚目,道路水涉不通,吸引大批人旁聽,裁判署更要關閘。一眾「義士」被押走時,群眾更鼓譟起來。

控方在庭上更突然以傘面寫了「國貨」兩字,加控學生「非法展示告示」,甚至脅迫法庭不能警戒了事,否則香港將像北京一樣受學生操控,顯示港府欲藉此案殺雞儆猴,看來律政司現時的濫告也是有跡可尋。

不過裁判官不是現在的官,他裁定未經許可遊行屬違法但加控的罪名則不成立,並只是判罰最年長的學生十元等於渡海小輪三人的月票價錢),其餘八人接受警誡後獲釋。判刑後,很多市民反對政府的檢控,亦有日本報章散播Fake News,包括污衊學生是由排日運動團組織,以及油紙傘傘面寫的是「罷買日貨」。

另外,香港中學生在運動期間辦過「策群義學」宣揚愛國思想,例如教唱國歌,但在當權者的監視和干預下很快趨於平靜。

6月時市面亦有些和理非的抗爭,例如聖保羅書院前的樹林在天光後被發現有日本草帽八頂,以及「振興土貨」的白旗,亦有人將日本出產的乾貨海味掛在永樂東街的電線上。華民政務司發佈告示,禁止港人以任何語言文字試圖鼓吹任何抵制行為,但街頭上反日文宣以及毆打日本僑民的行為屢禁不絕。

毆打日本人

75日甚至發生日本水手被群毆事件,當晚有近三百名華人於紅磡寶其利街擲石頭及揮棍私了兩名日本水手,幸好兩名印裔警察並不需要39分鐘就趕到救援。不過港府在檢控這些反日人士時,往往採取較普通、沒有政治色彩的控罪,相信是為免推波助瀾。

 

近三百人群毆兩名日本水手。(圖片來源:1919-07-08 HK daily press)

親中經濟圈

同時,香港管治階層意識到反日風潮若然演變成排外運動,香港政治中立及商貿利益會受損,所以五四運動大加韃靼。《南華早報》指責「雨傘運動」危及香港的商貿利益,質疑背後有團體煽動,並十分滿意警方止暴制亂;社會名流又勸喻學生「專注學業」,例如立法局首席華人非官守議員劉鑄伯曾發表演講,警告學生要安守本分,不得干預社會及國家事務,以免墮進「意圖不軌操控他們的陰謀」。這些行動與論調在今日看來仍十分熟悉

如同現在很多人抵制藍色商店,投入黃色經濟圈的懷抱,五四運動時很多港人反日貨,轉買中國貨。港府也密切關注反日貨活動, 但並沒有像現時統治者抨擊黃色經濟圈般高調,而是很早低調地與華商總會保持聯絡。該會非常合作,沒有主動反日貨,但亦不干預不買賣日貨的行動。《華字日報》在5月中已鼓勵香港市民抵制日貨,到了5月21日英文報紙《士蔑西報》表示當時已有華商暗中停購日貨。用中國貨方面,《華字日報》到六月中報道使用國貨已成風氣,中國產的香煙開始風行,各種國貨銷情理想商舖開始用國貨做招來。

報紙出現國貨廣告。(圖片來源:五四在香港:殖民情境、民族主義及本土意識)

總體來說香港抵制日貨成效不大,海味與紡織原料的入口確有下降,但玻璃及火柴等必需品仍然依賴日貨(火柴96%來自日本),需求更不跌反升。

百年後的今日

香港社會在1919年底逐漸平靜下來,而事隔一世紀,五四運動中提倡的德先生(民主)和賽先生( 科學) 在中國蕩然無存, 當年學生的愛國心現時卻被無限放大。香港的德先生現時亦半死不遂,在疫情中賽先生也被冷待,不過這兩者值得香港人去追求和秉持,只要你我努力,反修例運動在一百年後也不會遭遺忘。

———————————————————————
想睇更多香港的故事?
Like我地的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wetoasthk
【website】www.wetoasthk.com
【IG】http://instagram.com/wetoasthk

 

軍事史

• 5 月 4, 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