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識多史」希望以簡單有趣的方式介紹香港歷史、文化,為我們留下記憶。

【沙理士逝世】曾任港協暨奧委會會長 1972年慕尼克慘案勇救港隊成員

港協暨奧委會永遠名譽會長、前市政局主席沙理士(Arnaldo De Oliveira Sales,又譯作沙利士)太平紳士於2020年3月6日去世,享年100歲。他建樹良多,更被稱為體育界的「沙皇」、「沙翁」,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這位被朋友稱作 「Sonny」的葡萄牙裔港人之貢獻吧!

沙理士生平

如同許多葡國人一樣,他的家族第二代於十九世紀從葡萄牙里斯本遷居澳門,高祖父在廣州沙面法國租界的法國領事館工作,1920年沙理士在該處出生。他八歲移居香港,及後在喇沙書院上學。父親三十年代在港創辦商行,優哉游哉的他整天參與各種運動。隨後他進修以繼承家族生意,但二次大戰粉碎了他的從商之路。 葡籍的沙理士隨家人撤退到澳門,照顧難民。戰後他回到香港,迎娶了兒時好友Edith。 他亦參與了國際青年商會香港總會的工作,更於1956年獲選為國際青年商會全球主席。

沙理士與香港體壇

熱愛體育的沙理士認為運動能帶來快樂。他致力推動香港及國際體壇發展,是港協會暨奧委會創會成員之一,先後出任義務秘書長、主席、會長,服務超越半個世紀。之所以被稱為體育界「沙皇」、「沙翁」是因為沙理士行事完全按本子辦事,跡近獨裁,得罪不少港協屬會。

在1967至1998年他擔任會長期間,香港運動員逐步參與英聯邦運動會、亞運會、奧運會等多項國際綜合運動會。在他努力下,本港運動員在主權移交之後能以「中國香港」名義參加國際賽,港協會暨奧委會亦能獨立運作。他亦是英聯邦運動會聯盟主席(1994年-1998年)及終身名譽副會長之一。

他更致力推廣奧林匹克精神,在1958年參考過日本後,於香港首辦體育節,提倡「全民運動」。1987至2014年,沙理士兼任香港奧林匹克學院院長,將奧林匹克精神推廣至亞洲各國,更因此在獲頒2012年國際奧委會「體育與可持續發展大獎」。

1972年慕尼黑慘案

「沙皇」最為人津津樂道的事跡是 1972 年慕尼黑慘案中隻身救出港隊成員。在 9 月 5 日清晨巴勒斯坦武裝組織「黑色九月」突襲奧運會選手村,殺害以色列運動員及教練後再脅持人質。由於香港的英文名稱以「H」為首,就住在以「I」開首的以色列隊上一層,兩名港隊代表未及跳出大樓因而被困。本身不是住選手村的團長沙理士得知此事後趕赴現場,但西德警察拒絕他入內以免中槍,或因他在國際體壇的地位而被挾持作人質。但「沙皇」趁他的副手與警察交談期間,乘機竄入大廈,並親自與黑色九月領袖談判,表明香港與此事無關,更與領袖前往港隊的房間。他以廣東話叫隊員開門,並帶領他們平安離開,獲群眾歡呼。

沙理士隻身拯救被困人質,成為一時佳話(圖片來源:工商晚報,1972-09-06)

成為「公職王」

在戰後,一些熱愛香港,積極參與社會事務的土生葡人,屢見於政界,當中就有日後被譽為「公職王」的沙理士。他在1957年獲委任為市政局議員(市政局是當時掌管香港文化康樂、房屋及衛生等市政事務的議會)。1967年暴動期間,市政局議員激辯應否公開絞死被捕的左派份子,以示阻嚇。沙理士反對,並說:「無論敵人怎樣激怒我們,道德範圍不許我們作出此等退化的行動。」1973年市政局改組成法定機構,主席改由議員互選產生,他成為首位主席。

沙理士在1979年的一次會議中發言(圖片來源:南華早報)

沙理士在任內借其身份推動伊利沙伯體育館、香港體育館等大型基建落成, 同時遍地開花,在各區興建很多連先進國家也羨慕的游泳池及體育設施,為體壇長遠發展奠定基礎。他亦認為文化藝術與經濟同樣重要,政府應該大力推動,於是他支持文化署署長陳達文,克服困難,在1977年,成立職業化的「香港話劇團」及「香港中樂團」。

正如在體壇一樣,沙理士主持會議時也是不偏不倚。他認為市政局是獨立機構,不應受政府指使,故此與政府保持距離,與現時立法會大相逕庭。沙理士亦曾被指「功就你領,鑊就我孭」,因為市政局收入主要來自差餉,在七十年代末經濟不佳,百物騰貴,他兩次減輕市民差餉負擔,但眼見開支日益龐大,到了1980年他就要求加稅,被民選議員指局內有些開支實屬浪費,並翻舊帳指責他減差餉時沒有按規定徵詢全體議員意見, 現在又要他們做醜人決定加稅。及後政府推行地方行政改革,設立區議會,他認為會撼動市政局的職能和工作,可能是因此感到意興闌珊,他在1981年決定結束議員生涯。

沙理士為人低調,淡泊名利。因為市政局主席是市政事務的一哥,他被人稱作「香港市長」,但他表明只視市政局主席是一個可令香港更好的機遇。他亦曾在訪問中表示熱切貢獻社會不是為了名譽。1980年香港跟從西方各國杯葛蘇聯莫斯科奧運,他堅持出席,有人則指他是想博出位做持旗手走在賽場上,他即批評有人造謠。

作為葡國人,他在戰後全力投入Club Lusitano(西洋會,即葡萄牙人俱樂部)的工作,憑藉父親戰前商行的影響力逐漸成為葡人社群領袖,並出任西洋會主席長達 24年在中環的西洋會內,便掛有一幀沙理士接受葡國政府頒發殷皇子大十字勳章的照片。他亦曾獲頒大英帝國司令勳章和大紫荊勳章。不過即使功勳眾多,他在近日離世時也沒有得到多少報導和關注,淡淡然離開了這個塵世。

———————————————————————
想睇更多香港的故事?
Like我哋的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wetoasthk
【website】www.wetoasthk.com
【IG】http://instagram.com/wetoasthk

運動

• 3 月 8, 2020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