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說香港史,分享香港歷史文化故事冷知識

【港識.十萬個為甚麼】為甚麼香港沒有夏令時間?

現時部分學校維持夏季時以上課時間較短的夏令時間表上課之傳統,這是由於以前很多校舍沒有冷氣,夏天時為免同學太辛苦就早點放學。正所謂「學校是社會的縮影」,香港也曾經採用夏令時間(簡稱夏時)近四十年。不過事情真的如天文台網頁上只得一頁的介紹一樣枯燥,還是背後有故仔聽?而夏時又為何已成為集體回憶?

不能令香港變得孤立!

在1904年10月30日,香港時間撥前23分鐘18秒到格林尼治標準時間快8小時(GMT+8),並沿用至今。而德國在一次大戰中率先實行夏時,即是在夏天日長夜短時把時鐘撥前以更好利用日光。在1916年英國行夏時後,本港在翌年的夏天開始有所討論,5月港府徵詢皇家香港天文台台長Thomas Claxton;他建議時間撥快一小時,前題是中國及菲律賓政府會響應,最終兩地均不接受提案,港府擱置計劃。

1904年港府就撥前香港時間之憲報告示

台長當時指出「不能接受更改標準時間後,會使香港變成孤立的政策!」(註1),成為往後廿年社會討論夏時的最大考慮;這亦正是為何香港在1904年帶領澳門及珠江地區,改從已在中國其他主要商埠實行的GMT+8時間。同樣,1919年上海推行夏令時間,勢力龐大的香港總商會就以影響商貿往來為由,反對香港跟隨,立場持續到三十年代不變。

在1936年末,曾於馬來亞體驗過夏時好處(例如更多的日光便利戶外運動,有益身心)的港督郝德傑,在立法局(立法會前身)提出希望實行較標準時間快半小時的夏時。政府作深入諮詢發現除了市政局(2000年以前管理港九市政的議會)贊成外,商人和市民擔心香港鶴立雞群,繼續反對。最終,港督聽民意打消念頭。

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

不過,二次大戰在1939年9月爆發,10月市面流傳會行夏時,月底港府在立法局提交有關行夏時的草案,試圖即日三讀通過,但最終懸崖勒馬。港督改在12月中成立「陽光節省研委會」。

3個月後委員會認為行夏時弊多於利,因為社會既節省不到多少能源和相關開支,亦會為本港和鄰近商埠的貿易帶來不便,故此反對行夏時。政府接納報告中在社會推行「夏令時間表」之建議,規定絕大多數商舖及小販每天必須最遲8時關門,初犯罰50元,再犯罰500元,各界怨聲載道

規定關鋪時間的法例自1940年3月15日起實施,只有在大時大節才放寬(圖片來源:香港華字日報, 1940-12-22)

諷刺的是,同時間中美政府都提倡節省日光,上海(租界和日佔區)則在同年6月行夏時,翌年繼續,廣州甚至在1941年5月25日也實行;港府最終緊急推出節省陽光條例,並在6月13日刊憲。

港府原本打算15日凌晨零時就實施,但發現酒店因為要按規定時間結束營業而受影響,就臨時改為凌晨三時才撥快一小時。夏時推行得十分倉卒,令人反應不過來,例如由於一早預約了工匠調教時鐘,尖沙咀九廣鐵路鐘樓就照樣於凌晨零時轉為夏時。

香港於1941年終於行夏時(圖片來源:大公報, 1941-06-14)

行夏時首日市面初頭有少許混亂,例如乘客不清楚巴士及渡輪的開出時間而錯過班次,百貨公司又好像理解錯誤,將營業時間撥後一小時,到晚上法例規定的8時才關門,數日後才回復正常。雖然市區居民很快就習慣夏時,不過1941年的元朗如同現在一樣,也是活在平行時空。夏時行了近一個半月,當地人仍跟舊時間趁墟,更埋怨為何巴士不是按舊時間到站。有住在元朗的美國傳教士家庭發現所有學生都跟舊時間,遲一小時來上聖經和音樂堂,他們最終無奈地將家中時鐘撥回「元朗時間」。

9月30日結束夏令時間,但時鐘只撥回半小時,香港進入冬令時間(GMT+8.5)。

元朗國當然有自己的元朗時間 (圖片來源﹕Hong Kong Daily Press, 1941-07-28)

淪陷與重光

三個月後香港淪陷,在日本佔領下,1942年元旦起香港用的是GMT+9,與日本本土看齊,至1945年11月18日香港才恢復使用標準時間。

這張圖片的 alt 屬性值為空,它的檔案名稱為 1-1.jpg
不過天文台網站指香港在1945年全年行夏時,與事實不符。(圖片來源﹕南華早報,1945年11月9日)

值得留意的是,1946年的夏時是由4月21日開始到12月1日,而並非天文台網頁寫的4月20日。(圖片來源:工商晚報, 1946-04-20)

(圖片來源﹕華僑日報, 1948-03-01)

(圖片來源﹕華僑日報, 1959-11-02)

1946年到1953年每年夏時的實施期由總督會同行政局決定,但其實幕後玩家是上海!在大戰前後港滬兩地往來頻繁,上海商家遙控香港,不容兩地有大差異。1948年報紙甚至報道香港夏時的實施期後要推翻,說是錯報了上海的實施期,香港最終拖至5月2日才實施,這情況直至中共統治上海後才改變。

成為定制

(圖片來源﹕華僑日報, 1953-07-08)

1953年政府終於立法確立夏時的機制,翌年起每年在3月至11月期間行夏時。

(圖片來源﹕華僑日報, 1965-04-12)

1965年因為怕住得偏遠的學生要摸黑回校,而改後到4月至10月中行夏時,可見那時候政府還是關心學生的。

沉悶的情況到了1973年,終於有突破─該年破天荒行了兩次夏時!

由於爆發了石油危機,12月中傳出風聲會冬行夏令。教育界及家長很反對,擔心在日短夜長中有些學生要摸黑上學(當時已有燈火管制,夜間治安不靖);返早班的工人也指再早一小時起身,開燈開暖爐會更浪費能源。不過消息傳出後一兩日,為了節省多1%的石油,港督會同行政局(行政會議的前身)即以緊急法頒佈在12月30日冬行夏令,澳門也遭連累。這次夏時一直實施到1974年10月20號,是1945年後最長的。

(圖片來源﹕工商日報1973-12-19)

1975和1976年香港都有行夏時,社會亦開始討論未來應否繼續。 一向「牙刷刷」的賭王何鴻燊,居然提議全年行夏時……?

(圖片來源﹕華僑日報, 1976-07-29)

1977年1月,行政局決定自4月起讓市民體驗全年單一時間。察覺到政府可能從此取消夏時,有些夏時愛好者於是發起「陽光行動委員會」,爭取到5萬市民簽名支持保留夏時。另一方面,很多市民表示每年調教兩次時鐘十分麻煩,更指喜愛夏時的人大多是「離地」的中上階層,有餘暇在下班後於戶外運動。

社會對行夏時和是否全年實施GMT+8/8.5/9時間眾說紛紜,到夏季末時,政府調查顯示73%市民贊成全年採用GMT+8,但南華早報批評政府玩弄民意,它的民調顯示近半數人喜歡夏時,另外三成更希望全年採用GMT+9。立法局及後於12月通過議案,將GMT+8訂為全年的標準時間,惹來「陽光行動委員會」大肆抨擊,不過……

(圖片來源﹕華僑日報, 1979-04-22)

1979年由於再爆發石油危機,故此當年實行了五個月的夏令時間;而因為1976年起相關保障人權的國際公約在港實施,故此當局今次將法例提交給立法局審議,而不是動用緊急法。

前朝的劍何時出鞘

香港自1980年起沒有再行夏時, 不過有關討論並沒有終止。中國於1986年起行夏時,市政局認為在夏時下市民能更好利用陽光和他們管理的戶外設施,在1987年末通過動議要求翌年香港復行夏時。

(圖片來源﹕華僑日報, 1988-10-19)

港府就此諮詢各界,但卻顯示各界對復行反應負面。兩電指夏時最多只能慳0.5%能源,航空業擔心影響業務運作,市民、區議會等反應亦負面,甚至擔心引起罪案。所以儘管重行夏時可令香港與中國時間一致,方便貿易及運輸往來,政府最終以港人的意見為依歸,沒有實施。

香港已沒有行夏時超過40年,學校的夏令時間表同樣逐漸成為集體回憶。不過香港未來會否因為國際環境風起雲湧而再出現能源短缺,需要重行夏時呢?不要以為這是天方夜譚,因為在1979年通過的石油(保障及管制)條例仍然有效,更改標準時間這把生鏽的刀隨時可以重出江湖!

天文台

• 6 月 23, 2017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