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說香港史,分享香港歷史文化故事冷知識

【港產片】三套張國榮主演經典電影

曾聽說過,湯漢斯一生經歷重重風浪,先後登陸諾曼第,挽救太空船,破譯達文西密碼。當你羨慕湯漢斯多姿多采的人生時,有否想過,其實香港都有位影帝,曾經陪伴觀眾穿越時空?他,就是本文的主角,已經離開我們十七年的哥哥張國榮。本文將會透過三齣由哥哥主演的作品,分別是《胭脂扣》、《阿飛正傳》及《英雄本色》,希望藉由欣賞電影,為讀者安排一場時光旅行,帶大家回到電影中三十年代、六十年代及八十年代的香港。

《胭脂扣》

「如夢如幻月,若即若離花」

鏡頭首先回到三十年代,那個花枝招展的城市。當時,石塘咀青樓林立,在芸芸尋歡的富家子弟中,我們的主角,張國榮飾演的南北行太子爺「十二少」,自是其中一員。而他,即將會在綺紅樓,遇見改變他一生的名妓「如花」,譜寫一段令聞者為之動容的愛情故事。註:雖則張國榮的角色名為「十二少」,實際上他在子女中排行第二,有此稱謂乃讓家族貌似人丁興旺。

十二少面容俊俏,平凡女子自當被他迷倒,但當他初次遇見梅艷芳飾演的名妓如花,卻是他一時怔住。「從那天起我不辨別前後」,十二少彷彿認定了面前這個女子,接踵而來的就是他一波波追求攻勢。十二少不但登門拜訪,身為富家公子,放鞭炮,從大床,當然毫不手軟,最後成功擄得美人芳心。

但愛情小說就是如此迂迴曲折,三十年代婚姻講求門當戶對,如花此等風塵女子,自難嫁入豪門。十二少為了心愛之人,甘願拋棄榮華富貴,與如花委身於中環擺花街。奈何兩人生活拮据,轉眼已屆窮途末路。既然在陽間已難逗留,唯有在陰間長相廝守。兩人為了永不分離,決意吞食鴉片自盡。如花死前對十二少叮嚀著:「今日係三月八號,家陣係十一點,三八一一,記住,記住呢個暗號,來世如果我哋變咗樣,或者唔記得呢件事,只要睇到三八一一,你就知道我嚟搵你,我就知道你嚟搵我,唔使驚,我哋一齊走。」話畢,二人抱擁著雙雙吐血而亡。

究竟兩人能否順利在泉下相會?十二少望見「三八一一」,又會否憶起如花?抑或十二少實為負心漢子,只想苟活於人世間?本文暫且不贅,港產片當然留待各位自行欣賞。隨著時代沖刷,石塘咀早已禁娼,妓寨亦清拆殆盡。今人只能遙想「塘西風月」,對石塘咀的風華作憑弔。《胭脂扣》這齣改編自作家李碧華同名小說的經典電影,透過青樓名妓和南北行太子爺淒美的愛情故事,將石塘咀過去繁華一面重現觀眾眼前。劇中對於青樓內的千姿百態描繪得活靈活現,輔以生動有趣,反映時代特色的對白,實在值得各位細味。梅艷芳亦憑電影連續獲選為台灣金馬獎、香港金像獎及亞太影展最佳女主角,可見本片之精彩。

《阿飛正傳》

「聽人講呢個世界有種雀仔係冇腳㗎,佢只可以一直飛呀飛,飛到攰就喺風入面瞓覺,呢種雀仔一世只可以落地一次,嗰次就係佢死嘅時候。」

六十年代的香港,百姓生活未為富足,草根階層只能居於徙置大廈或廉租屋,環境擠迫。相比之下,我們的主角,張國榮飾演的旭仔,生活顯然愜意得多。他風流倜儻,放蕩不羈,首先被他迷倒的是張曼玉飾演的蘇麗珍。「1960年4月16號下晝三點之前嗰一分鐘,你同我喺埋一齊,因為你我會記得嗰一分鐘,由而家開始我哋就係一分鐘嘅朋友」,他們的關係就由「一分鐘的朋友」開始昇華。只是,或許旭仔喜歡的是新鮮感,而非蘇麗珍本人,談婚論嫁終究非旭仔所好,兩人感情自是無疾而終。

後來,旭仔遇上劉嘉玲飾演的咪咪咪咪愛旭仔,她可以做舞女供養旭仔,亦甘願為旭仔孤身前往菲律賓。只是,旭仔不知道,他這輩子還會愛上多少女人。咪咪也妒忌蘇麗珍,討厭蘇麗珍。她當時未必知道,自己最後也會與蘇麗珍殊途同歸。蘇麗珍想回到旭仔身邊,只是,她遷就得旭仔一時,能否遷就旭仔一世?每個漆黑的夜晚,蘇麗珍都以為一覺醒來事情就會過去,不知最後她迎來了多少不眠夜其實,蘇麗珍和咪咪都知道,自己早已烙印在劉德華飾演的超仔,和張學友飾演的歪仔心裡。只是,愛自己的人,終究比不上自己愛的人。

旭仔冷酷無情,只因過往曾被生母遺棄。他到菲律賓尋親,地址找到了,生母卻不願見他。只是,此生該了結的事情他都已了結。不久,他因買賣假護照在火車上被仇家槍傷,身處瀕死邊緣,「要記得嘅我永遠都記得㗎」,話畢,沒有腳的鳥兒終於落地。

《阿飛正傳》由王家衛執導,下續《花樣年華》及《2046》,三齣作品都值得各位品味。張國榮憑戲內精湛演技贏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殊榮,本片亦在香港電影評論學會選出的「十大香港電影」中名列榜首。月下的衛城道,雨中的電車軌,場景浪漫,稱得上港產片經典。觀眾可以透過《阿飛正傳》,一窺六十年代的物價,譬如那時候,旭仔居住的單位租金只是四十港元,一支可樂售價也為兩毫而已,另加玻璃樽按金五仙。希望各位在觀影途中,能藉此增進對香港舊時風貌的了解。

《英雄本色》

數起經典港產片,江湖題材的作品必然佔一席位。八十年代的香港,正是經濟騰飛,遍地黃金的時候。在此繁榮都市之中,有人腳踏實地謀生,亦有人食大茶飯做世界。在平凡人眼中,兩者或者可以河水不犯井水,但當親兄弟分別效力黑白兩道時,是兄弟情重要?還是正邪不兩立?

我們的主角,張國榮飾演的阿傑甫加入皇家香港警察隊,任職幫辦。他有個溫婉可人的女伴,亦有個從小疼惜他的兄長。可惜,他未曾想到,貌似安穩的生活即將迎來難以承受的衝擊:兄長子豪在台灣被捕,老父更遭人入屋刺殺。父親死前,正是躺於阿傑懷裡,鮮血直流,口裡卻仍不忘囑咐著:「阿傑,你要原諒你阿哥。」

原來,偽鈔交易才是子豪正職。心愛弟弟的他,何嘗未想金盆洗手,無奈在台灣被手下背叛,身陷囹圄不止,還間接害死父親。或許,他也未曾想到,最親的弟弟自此對自己心懷怨恨,即便出獄後努力改過自新,換來的只是弟弟的冷言冷語。

「阿傑!」
「唔好再叫我做阿傑!叫阿Sir!」
「阿Sir,我冇做大佬好耐喇!」
「喺邊度做嘢?」
「聯合的士公司。」
「正行喎。揸的士打劫呀?吓?」

短短幾句對答道盡子豪的辛酸。更甚的是,子豪返港後重遇昔日叛徒。眼見弟弟搜集叛徒犯罪證據時險遇生命危險,子豪忍無可忍,奪走偽鈔集團的電腦磁帶,決意逼使叛徒決戰西貢,阿傑聞訊而至,兄弟即將在碼頭與敵人作最後火併。

究竟是兄弟成功復仇,抑或由叛徒得逞?阿傑最後又會否原諒子豪?答案留待各位揭曉。吳宇森將兄弟情糅合江湖元素,使電影打破票房紀錄,開創八十年代黑社會英雄片的先河,先後吸引印度及韓國等地翻拍,可謂香港文化輸出的例子。顧嘉輝譜曲,黃霑填詞,張國榮主唱的主題曲《當年情》,膾炙人口,為眾人傳唱至今,更被韓國流行樂團多番演奏,並於去年被樂團重新製成單曲,香港往日文化產業的影響力可見一斑。另一方面,電影亦為黃金時代的香港留下印記,片中出現的大館,新寧大廈,啟德機場,或已復修,或已拆卸。只有透過光影,才得以使這些建築物,以及其承載的舊記憶,世代保存在我們腦海中。

「我像那銀河星星,讓你默默愛過」

轉眼已過十七載,縱使哥哥人已遠去,記憶仍然長留眾人腦海。哥哥這顆明星不只遺下無數藝術作品,他本人亦是時代的印證,陪伴我們度過香港最美好的時光。哥哥美妙的歌聲,瀟灑的身影,永遠不會褪色。多謝您,張國榮。

———————————————————————
想睇更多香港的故事?
Like我哋的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wetoasthk
【website】www.wetoasthk.com
【IG】http://instagram.com/wetoasthk

廣東話香港電影

• 3 月 31, 2020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