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說香港史,分享香港歷史文化故事冷知識

【香港總督】疑似戴綠帽的第八任港督軒尼斯

軒尼斯是香港第八任總督,但除了一條威尼詩道之外,我們對軒尼斯的認識還有甚麼?在看他的功績之前,就讓港識多史與你看看有關軒尼斯的小故事。

1834年軒尼斯出生於愛爾蘭,上天對他很好,不但家境不錯,更有着英俊的臉孔和又曲又黑的秀髮,只是身材矮小了一點。可是他為人有兩個壞習慣,一是理財不善,二是極為好色。

軒尼斯的父母本想栽培他成為醫生,可是當他到倫敦入讀醫學院不足一星期後,他便轉為修讀法律及從政。很快,軒尼斯便成為了英國下議院的一名年輕議員。成為英國一顆政壇明日之星。

第八任港督軒尼斯
來港之前

儘管軒尼斯在國會推動修訂濟貧法、監獄法、採礦守則法等有利民生的法令,但數年後他竟然連任失敗,而原因僅是他一直拖欠馬車車夫的車資,以致車夫們拒絕把支持他的人送到投票站。

失去了工作的軒尼斯卻有另一個壞主意,便是「食軟飯」。他打算先借下巨款,把自己打扮成有錢人去結識一名富家女,成為百萬女婿。可是,軒尼斯其實已經有一個情婦,更育有兩個女兒,計劃自然並不成功。

欠下巨債的軒尼斯只好逃到鄉下避債。幸好他的朋友財政大臣比更士菲伯爵(Earl of Beaconsfield)推薦他到馬來亞的納閩成為殖民地總統。自此,軒尼斯便展開了殖民地生涯,而他的政策亦有特色,就是十分著重當地人的利益。

同時身在東南亞的軒尼斯亦不忘結識異性,並且娶得馬來亞前殖民地官員休洛(Huge Low)的女兒嘉芙蓮(Katherine Elizabeth)。 嘉芙蓮分別有蘇格蘭和馬來亞血統,而且她比軒尼斯年輕十七年,即使外間很多反對我愛你的聲音,但他們仍持續熱吻,結成夫婦。

不幸的是,甜蜜的夫婦關係沒有持續很久。尤其是在軒尼斯被調往西非時,他不聽殖民地部的勸告下,堅持把年幼的長子帶往當地,令到兒子死於痢疾,兩夫妻關係跌到谷底。

軒尼斯夫婦與大仔
成為港督

輾轉西非、巴哈馬、加勒比海後,在1877年來到香港成為第八任港督。港督夫婦不和的傳聞即成為大眾茶餘飯後話題。軒尼斯提昇華人地位的施政方針更引起爭論。他訂立過的優待華人政策包括:廢除對華人使用鞭刑、放寬對華人購買土地的限制、重用華人伍廷芳,甚至在1881年頒佈《華人歸化英藉條例》,批准部分華人士紳成為英國公民。這此政策都使英人族群感到不安,有數十名英商上書到殖民地部要求調走軒尼斯,但並不成功。

可是仍有少數英人是支持軒尼斯,英皇御用大律師希剌(Thomas Child Hayllar)便是其中一個。希剌是香港法律界精英,不但是最高法院法官,更做過署任律政司,又是行政、立法兩局議員,而且身材高大、加上他外表亦十分英俊,深得香港上層女子的歡迎。 港督夫人嘉芙蓮與希剌亦是好友,加上港督夫婦關係,軒尼斯擔心自己頭上是否已經染成綠油油的草地。

希剌被任命為立法局非官守議員的報導。(Hong Kong Daily Press, 1866-05-08)
捉姦?

1879年4月的某個星期六,希剌與港督本來相約出海駕駛帆船,但希剌臨時「放飛機」加深了軒尼斯懷疑。軒尼斯於是一口氣趕回位於太平山山頂的港督別墅,果然發現了希剌行蹤,當他打開嘉芙蓮房門時,竟然看到是二人在‥‥‥看書?

軒尼斯捉到的,只是二人在看意大利波旁博物館(Museo Borbonico,現稱拿波里國立博物館)出版的圖鑑。可是,圖鑑內的一些裸體畫作足以讓軒尼斯大造文章,指責他們二人在看黃色書籍。希剌和港督友誼便破裂了。

數天後,軒尼斯一家與希剌狹路相逢。軒尼斯再也按耐不著他的火氣,一隻手拖著孩子,另一隻手竟然用雨傘攻擊希剌。希剌亦不甘示弱,打中了軒尼斯的下巴,令他口角流出一絲絲血絲。由於雙方身形及力量有一段距離,軒尼斯很快便被擊倒,連雨傘都被打破了,只好敗走。相反希剌便威風了,他把那把差一點便插盲他的雨傘帶回家中,鑲在木架上作為戰利品,上面更刻著﹕

「紀念山頂別墅之戰,1879年4月27日」

左上方矮矮地那幢才是山頂別墅 。(圖片來源:Gwulo)
1930年代,第二代的山頂別墅已經加高了一層。雖然山頂別墅已經清拆,但其守衛室仍然存在,是香港法定古跡。(Mr. Fergus MacDermot提供)

事後嘉芙蓮對軒尼斯的暴力行為十分反感,remember those days like yesterday 般活在驚恐之中。她亦寫信給父親休洛控訴。而休洛亦親自來港安慰女兒,又勸籲希剌不要因此控告港督,以免損害女兒名聲,而希剌亦答應。

竟然出賣朋友?

事情還未告一段落。軒尼斯這個「小器鬼」竟然指示秘書歐德理(Ernest John Eitel)向其他立法局議員,展示私人書信,書信內容竟是描寫了希剌和太太的「博物館目錄事件」。軒尼斯生事端的結果便是使歐德理收了希剌發出的律師書,控告誹謗和要求賠償二萬五千元。

此時,軒尼斯竟與歐德理割席,指自己與事件無關,無奈地歐德理唯有辭職。不過最後希剌也撤銷案件,原因也很離奇,事源在開庭前希剌和他的代表律師北上去打獵時,但代表律師的獵槍突然走火,誤殺了兩名圍觀的村民,被捕到上海受審,所以希剌只好撤銷控告。

軒尼斯在一遍西人反對聲和華人支持聲中在1882年離開香港。軒尼斯任內確有不少的進步,當中至為重要的便是在1878年成立了保良局,以制止婦孺被拐賣和為受害者提供住宿及教育,也對香港有所貢獻。可惜當時他得罪了洋商,結果要在他離港後一段長時間,才有以他命名的軒尼詩道。

嘉芙蓮在1891年軒尼斯逝世後, 嘉芙蓮沒有與希剌如好友般偕老,更改嫁一個年輕、青年才俊,後來也接管了軒尼斯財產。對軒尼斯充滿怨恨的嘉芙蓮 ,將他的私人圖書館銷毀作為報復,令這名港督私人書信未能流傳後世。

有趣的是,不知是不是受祖母和希剌叔叔影響,軒尼斯與嘉芙蓮孫兒 John Pope-Hennessy 成為了藝術史學家,後來更擔任了大英博物館館長一職。

John Pope-Hennessy 是1974至76年大英博物館館長。
港督

• 28 3 月, 2022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