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識多史」希望以簡單有趣的方式介紹香港歷史、文化,為我們留下記憶。

【鼠疫】瘟疫傳入香港後,政府係點應對?

中國「自古以來」都面對多次鼠疫——十九世紀末的雲南,中國又爆發了一次鼠疫,因當地回變(回教徒在1856年至1873年反抗清政府的戰爭)及鴉片貿易帶來人口流動,中國南方爆發鼠疫。到了1894年2月,廣州都無得避,而香港鼠疫就在1894年5月爆發,也瞬間令香港成為疫埠。

香港與廣州的人流、商貿往來一向頻繁,剛好廣州大規模爆發時正值清明,大量香港人回鄉掃墓。當他們回來時,就將鼠疫當手信帶到香港。

香港政府其實早在鼠疫爆發前便意識到香港的衛生、食水、居住環境有重大缺陷,加上華人集中居住在西營盤、太平山街和堅尼地城,人口過於稠密。但政府始終沒有積極解決衛生問題,最終鼠疫一發不可收拾。

有關香港衛生情況的延伸閱讀:
【油麻地紅磚屋】一百年前的九龍居民要依靠抽水(站)為生?
【保育唐樓】香港的唐樓的建築特色係來自……

鼠疫大爆發,全香港九龍都無得避

1894年5月8日,國家醫院署理院長詹姆士‧婁遜在東華醫院確診了第一宗病例,兩日後發現20多人疑似染病。由事態嚴重,署理港督白加少將(白加道便是以他命名)根據《公共衛生條例》宣佈香港成為疫埠。

可是華人對疫症的警覺性甚低,《申報》便引述了一件真人真事——香港有一大户人家,有一日婢女突然暴斃,但主人不為所動。隔了幾日,他的兒子開始病重,他開始擔心,兩日後連女兒也生病了,他才把兒女送到醫院。最後,他的老婆也倒在地上,口吐白沬……

見到華人如此缺乏防疫意識後,香港政府採取強硬政策,公佈《緊急防疫條例》,動用駐港英軍及警察在太平山街附近逐家逐户拍門。入屋強行把人或有淋巴腺腫脹者捉走,並把他們收藏的屍體經解剖後,再灑上石灰粉集體埋葬。後來政府組織300名史路比群輕步兵團士兵成為「清潔隊」,不時重複以上行動及進行消毒,是為「洗太平地」的由來。

清潔隊清潔太平山街一帶。(圖片來源:Wellcome Library, London)

清潔隊把患者家中的家具拆毀。(圖片來源:Wellcome Library, London)

海上隔離營——海之家隔離船

至於遭發現的病人,政府把他們隔離在一艘名為「海之家」的醫療船上,用西醫方式治療。「海之家」原本是用作醫療天花病人,英文名為健康女神 「Hygeia」,在鼠疫爆發後便成為海上隔離醫院,並為了遠離民居而停泊在維港。(1894年政府仲識諗過2020年政府…)

1906年的海之家。(圖片來源:Gwulo)

有關使用海上醫院作隔離病患的用途。(圖片來源:香港軒門特報)

在海之家的治療其實也很原始,包括讓病人服用12盎士的白蘭地及用冰放在頭、手、腳。可是大部份進入海之家的病人均死亡,加上華人對於西醫治療並不按納。因此華人寧願在山邊等死,也不願前往海之家,未能發揮隔離的用途。

抗拒衛生安排,伴屍生活

如果當時華人,學習一下廣州大媽「相信政府,唔怕﹗」的精神,而不是與政府對著幹,疫情應該會較快受控。

先由屍體處理說起。要解剖、要快速下葬及撒石灰粉的政策,違背華人「死要留全屍」及厚葬的傳統價值。因此他們會私自收藏屍體,清潔隊時不時便在民居搜出發黑的屍體,更發現有人與屍體打麻雀玩樂。

病患的屍體要特別處理。(圖片來源:Wellcome Library, London)

與屍體長時間相處,加上太平山街人口稠密,當然是越來越多人染病。可是華人對於西醫的治療方法有很多傳言,有指西醫會在「海之家」中殺死病人,再取走死者的內臟製成西藥。所以華人一般比較相信東華醫院的中醫治療,但中醫於鼠疫上只能舒緩病情,並不能治本。

由於華人極為抗拒在「海之家」治療,港府也不得不改變政策。海之家自此只接收歐籍及歐亞混血兒病人,同時改建玻璃廠、屠宰場及堅尼地城警署為臨時醫院(我今日都支持在各區警署收容病人!),並分別由東華醫院及國家醫院打理。

1898年由堅尼地城警署改建而成的醫院。(圖片來源:香港公共圖書館)

玻璃廠內的病患,有很多也是在等死。(圖片來源:Wellcome Library, London)

為了根治太平山區人口密度過高的問題,政府在1894年6月以《太平山物業收回條例》把該區一帶的房屋清拆,共花費80萬元賠償,遷出7000名居民。清拆過後,以數年時間建成以時任港督卜力命名的「卜公花園」,成為香港第一個公共公園。

1898年的卜公花園。(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封關?不封關?

疫情殺到,政府會否封關?相信是大家最關心的議題。當時殖民地並不打算封關,而是希望透過阻止市民前往廣東省來減少人員來往及交叉感染的機會;的確,當時不停來往粵港兩地的,香港華人是佔大多數。

不過,一如正常發揮,香港華人對此政策十分反感。即使廣東省的官員同樣反對香港人到廣東,香港人還是不惜一切地逃回中國;後來,廣東官員轉軚,容許港人回粵,廣州的「城西方便所」(方便所是貧窮病人等待死亡及收殮的地方,類似香港的東華義莊)亦答應接收來自香港的病人,香港政府才准許放行。

當時的城西方便所。(圖片來源:每日頭條)

鼠疫奪去了約2000條人命,包括港督羅便臣的太太,亦令三分之一人口離開香港。鼠疫也促成了1896年「香港潔淨局組成辦法」公投,是香港史上唯一一次官方認可的公投。

整體來說,香港政府雖然在疫症爆發前公共衛生政策有不足,但總算是亡羊補牢;相反,本地華人迷信與對政府不信任,增加了抗疫的困難。說到底,一個有自主權的政府才會克盡己任,為香港人健康把關。

中西區東華三院醫療

• 2 月 10, 2020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