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說香港史,分享香港歷史文化故事冷知識

【立法會】港督尤德與立法局選舉

立法會選舉延期,多人遭取消參選資格,代議政制不復存在,名為「民主」的煙幕終於被粉碎。諷刺的是,回顧歷史,諸多英人為本港代議政制的發展費煞苦心,當中又以第 26 任港督 —— 「服務香港,至死不渝」的尤德爵士為甚。

1982 年 9 月首相戴卓爾夫人訪港時受尤德爵士接待,並於其離世後讚揚他「服務香港,至死不渝」,(圖片來源:南華早報)

1981 年,港府發表《香港地方行政白皮書》,十八區區議會均告成立。當尤德次年就任港督後,港府更於 1984 年 7 月 18 日發表《代議政制綠皮書 —— 代議政制在香港的進一步發展》,希望建立一個「使其權力穩固地立根於香港,有充份權威代表港人意見,同時更能較直接向市民負責」的政制,亦即代議政制,以期本港能逐漸邁向民主。

綠皮書對本港政制發展的建議包括在翌年的立法局選舉中實行間接選舉。1985 年前,立法局成員分為官守議員,包括布政司、財政司、律政司等官員,以及非官守議員,兩者均由兼任立法局主席的港督委任。終於在尤德治下,1985 年新一屆立法局引入民主元素 —— 該屆立法局共有 57 席,11 席官守議員為港督尤德、布政司鍾逸傑、財政司彭勵治、律政司唐明治、工商司何鴻鑾、政務司廖本懷、地政工務司陳乃強、署理教育統籌司柏景年、衛生福利司湛保庶、運輸司麥法誠及署理房屋司彭玉陵,另外,22 席非官守議員由港督委任,剩餘 24 席則由該年 9 月 26 日的選舉選出。

1985 年 9 月 26 日立法局選舉其中一個投票站(圖片來源:政府檔案處)

該 24 席當中 12 席由選舉團選出,另一半則由功能組別選出。選舉團成員為全數市政局、區域市政局及區議會議員,組別分為港島東、港島西、九龍城、觀塘、深水埗、南九龍、黃大仙、新界東、新界南、新界西市政局與臨時區域議局(翌年成立之區域市政局之前身),總登記選民為 433 人,投票率為 99 %。而功能組別則分為 11 個組別共選出 12 名議員,總登記選民為 46,645 人,投票率為 57.6 %。合計接近 27,300 人參與 1985 年立法局選舉,代議政制在本港的發展可謂邁出重要一步。

1985 年 9 月 26 日立法局選舉結果(圖片來源:華僑日報1985 年 9 月 27 日)

除此以外,在尤德的治下,《立法局(權力及特權)條例》於 1985 年獲通過。法例賦予立法局傳召官員作證的權限,增強其監察政府施政的能力。而且,自該年起立法局移師中環舊最高法院大樓(今終審法院大樓)舉行會議,新科議員可以粵語宣誓,誓詞亦有所更動 —— 1985 年前,議員就職時須進行「效忠宣誓」,由:「本人,XXX,謹遵法律宣誓:本人必竭誠向女皇伊利沙伯二世陛下及其繼位人效忠,此誓。」改為:「本人,XXX,謹此宣誓:本人必定維護香港法律,並且必定以立法局議員身份,衷誠而確實為香港市民效力。此誓。」可見立法局議員服務對象已非英國君主,而是 540 萬香港市民。

1985 年 10 月 30 日,法律界李柱銘議員面朝立法局主席尤德爵士宣誓(圖片來源:香港舊照片)

尤德更曾向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部發信,希望限制自身作為港督擁有的權力,從而避免主權移交後行政長官權力過大,能夠任意解散立法會。1985 年 4 月,英方通過修訂《英皇制誥》及《皇室訓令》兩份憲制文件,賦權港府訂定立法局選舉法例;前者有關港督可命令立法局任何議員停職,等待英國決定是否免職的段落被刪去,取而代之在後者列明了港督僅能命令官守議員或委任議員停職,而民選議員則未被包括在內。

當然,英方任何試圖在本港推動民主進程的措施都會觸動中國神經,而尤德亦敢於捍衛港人利益 —— 1983 年,尤德在英方代表團成員名單位居次席,出席英、中就香港問題第二階段談判。當記者於該年 7 月 7 日問及其代表何方,他直言將以港督身份代表港人談判。中方為防港人民意影響談判,拒絕港人代表加入,中國外交部於翌日聲言:「中、英關於香港問題的會談是中、英兩國政府之間的雙邊會談。尤德先生是作為英國政府代表團的一個成員參加會談的,因此他在會談中只代表英國政府。」其後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鄧小平更稱「三腳櫈」並不存在,只有英、中兩腳櫈」。 7 月 15 日,準備以港督私人新聞主任身份前赴北京的新聞處長曹廣榮,遭新華通訊社香港分社拒絕發出簽證。中方此舉明確表明談判乃屬英、中雙邊事宜,港人對自身前途無容置喙。

1983 年 7 月 7 日,尤德爵士向記者表示其乃港人代表(圖片來源:無綫新聞)

儘管主權移交終成定局,尤德在任期內確實為香港傾盡心力。自尤德 1982 年 5 月 20 日就任港督伊始,他先後離港 56 次,為香港前途奔波來往倫敦、北京以及本港,在飛機上亦不忘工作。終於在1986 年 12 月 5 日,尤德結束在北京主持香港貿易發展局北京辦事處開幕典禮,以及會見中國外交部及港澳辦官員的行程後,原定返回香港,惟於清晨被發現已在睡夢中因急性心臟病離世,享年 62 歲。最弔詭的是,英國國家檔案館有關尤德逝世的報告至今已超越了一般保密年限,外交部仍拒絕解密。

尤德的遺體於次日晚上由遺孀及兩名女兒陪同下,由北京運抵本港。靈車由啟德機場駛向港督府,沿途市民夾道致哀,其後數以十萬計港人到港督府弔唁,向尤德道別。12 月 9 日上午,尤德以最高軍事榮譽舉殯。

1986 年 12 月 7 日尤德爵士遺體運返本港,各階層市民夾道致哀(圖片來源:華僑日報)

英女皇得悉尤德逝世後其政績優異,表現卓越。今痛失良才,令人哀痛。時任首相戴卓爾夫人讚揚尤德服務香港,至死不渝」(an outstanding civil servant who served Hong Kong to the end)。即使是曾在立法局揶揄尤德「擦鞋」的議員林鉅成,亦稱頌其高效(an efficient governor)。尤德致力促進本港代議政制發展,亦為本港前途奔波勞碌,最終積勞成疾,不幸成為首位於任內逝世的港督。誠如其離世翌日明報社評所言,尤德爵士可謂「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
想睇更多香港的故事? 歡迎同時緊貼追蹤我哋嘅
【Facebook – 刊登最新文章及城中熱話】
http://www.facebook.com/wetoasthk
【Website – 過去精選文章分類索覽】
www.wetoasthk.com
【IG – 互動IG Story多史旅行團】
http://instagram.com/wetoasthk

1980s港督選舉

• 8 月 17, 2020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