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說香港史,分享香港歷史文化故事冷知識

【香港重光】極權政府投降之時,香港市民如何慶祝?

1945年9月16日,已經佔領香港三年零八個月的日本侵略者終於向盟軍低頭,正式投降結束第二次世界大戰和對香港的佔領。日本陸軍岡田梅吉少將及海軍藤田類太郎中將在港督府向英軍夏慤少將交上配劍投降,並簽署皇軍投降文件。同場還有美國代表威廉臣上校,加拿大代表凱氏上校及拒絕在文件上副簽的中華民國代表潘華國少將。

為甚麼中華民國會拒絕簽字?香港人又會如何慶祝香港光復?這要由1945年8月15日天皇向世界表示日本投降的《終戰昭書》(又稱「玉音放送」)開始講起。

日本將領前往投降儀式(圖片來源:帝國戰爭博物館)

日本投降儀式

當日天皇把投降訊息透過大氣電波公布,香港的日本人集中在松原酒店(即告羅士打酒店,詳細按此)聽廣播。皇軍明白自己大勢已去的同時,他們亦冒出了一堆黑人問號,究竟自己要向誰投降呢?

聚在松園酒店外的群眾。

從赤柱集中營走出來的輔政司詹遜在英軍服務團協助下自行成立臨時政府,但日軍對此政府的認受性存疑,也不知是向國民政府還是英國政府投降,於是他們一直等呀等……

直到8月29日,中方才答應讓夏慤代表英、中兩國受降。翌日,夏慤強大的艦隊便浩浩蕩蕩駛進維港。據說有一艘日軍快艇從南丫島到港島受降時,誤被英軍以為是神風突擊隊而擊沉。

不過到簽紙之前,中華民國代表潘華國少將收到蔣介石命令,不能在和約上簽署。原來中國並不想承認英國在香港,特別是包括新九龍的新界租借地主權。一旦潘華國簽字,日後要追討香港主權恐怕是難上加難,於是潘華國便如文首所言,在儀式上拒絕為投降文件副簽了。

中間的是中國代表潘華國少將。

隨着降書簽訂,在維港的戰艦鳴放21響禮炮,象徵香港全境重歸英國管治,慶祝活動隨即展開。打頭炮的是海軍船塢、美利兵房及維港的戰艦在同日晚上9時半大放煙花炮仗,外加探射燈照耀夜空,報界指這是自1937年英皇加冕以來香港久違的煙花匯演。

9月16日在港督府的升旗典禮。(圖片來源:帝國戰爭博物館)

9月16日的閱兵儀式,白衫者為夏慤。(圖片來源:帝國戰爭博物館)

9月16日煙花表演。(圖片來源:帝國戰爭博物館)

香港重光慶祝活動

官方慶祝活動安排在10月9日舉行,該日訂為公眾假期,故此連同雙十節,市民可享受連假。當日全港很多大廈都掛上盟國的國旗,大批九龍居民渡海到港島參加各項活動,渡輪全部爆滿。

在早上10時,和平紀念碑前舉行了追悼儀式,出席的有英軍、盟軍以及平民代表,例如香港軍政府首長夏慤、中國的潘華國等等。

英中兩國國旗在紀念碑草坪兩角飄揚,英國皇家海軍陸戰隊樂團亦奏起了兩國國歌。夏慤在紀念碑前獻花過後,儀式結束,安臣號戰列艦鳴炮17響致意,而主禮嘉賓離場時,主要是華人的現場群眾更報以熱烈的歡呼聲。

當局亦舉行閱兵儀式,在海軍陸戰隊樂團操過滙豐銀行總行外的禮台後,隨即有皇家空軍噴火式戰機列隊飛越上空致意。接著皇家海軍、海軍陸戰隊、空軍、英屬印度陸軍由德輔道操向租庇利街及干諾道,場面盛大。最後更有中式巡遊隊伍,為全日增添喜慶色彩。

當日大批華人亦在灣仔修頓球場集會,慶祝中國抗日戰爭勝利,並向蔣介石致意,潘華國亦有出席。同場有很多華人及團體捐錢予愛國基金,連學生也紛紛響應。集會完結後就是盛大的巡遊,隊伍沿電車路向完成入城儀式的中區進發,沿途舞龍舞獅,踩高蹺甚至有模型戰艦出巡。

有關香港重光慶祝活動報導(圖片來源 SCMP 9/10/1945 Evening Edition)

港島日間的活動規模很大,相對下九龍氣氛較平淡。閱兵儀式結束後有部分部隊移師至九龍,在半島酒店前再接受檢閱,市民則隨街燃放煙花炮仗,而交通工具的乘客紛紛揮旗慶祝。

晚上7時10分,夏慤在香港電台英文台講話:「香港執政當局會全力重建殖民地,以令各階層得到公平待遇及平等機會,不會只為單一社群服務。」這顯示當局放棄戰前管治方式,改變對待華裔市民的心態。

晚上9時維港內的軍艦再次大放煙花,並以探射燈照亮夜空及港島中區,整場匯演長達20分鐘,華人家庭也紛紛在家裏點亮燈籠。

雖然香港重光的喜悅已經過了75年,但我們絕不應忘記在保衛戰及淪陷期間為港犧牲的英靈,同時也應該保持信念,因為光明終將重臨。

日軍軍事史香港保衛戰

• 9 月 16, 2020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