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識多史」希望以簡單有趣的方式介紹香港本土歷史、文化,為我們留下記憶。

【香港電影】點解香港賀歲片 無以前咁好睇?

每逢年三十晚,不少人都對電視播放的賀歲片有所期待。《富貴再逼人》中肥姐與董標的派利是口訣:「一百蚊紙頂心口、十蚊港紙扎褲頭、大餅硬嘢最就手、一蚊美金摸蘿抽」及《家有囍事》中周星馳與張曼玉的「巴黎鐵塔反轉再反轉」,簡直是百看不厭。

「咪住先!」為甚麼經典的賀歲片都是八、九十年代所拍的呢?近年的賀歲片又發生甚麼事呢?

根據電影資料館的紀錄,香港第一部賀歲片是1937年的《花開富貴》,是講述一家人尋找一張彩票的故事;不過紀錄卻顯示在1935年便有由馬師曾及譚蘭卿主演的《野花香》和由薜覺先主演的《毒玫瑰》上映。香港的賀歲片大約在三十年代出現,至今已有約九十年歷史。

30年代已有賀歲片。(圖片來源:天光報, 1935-01-25)

在戰後的四十至六十年代,拍攝賀歲片漸漸成為了電影公司的習慣。賀歲片有各式各樣的題材、有時裝、有古裝,但都是有着大量笑料、喜氣洋洋、大團圓結局。此時的賀歲片以國語片為主,代表作有1948年由吳楚帆、馮峰主演的《花月良宵》,和1965年李香琴、鄧寄塵主演的《一帆風順》。

 

到了七十年代,李小龍的武打片為香港打出響名堂,連帶賀歲片也有武打片,例如邵氏拍攝的《少林三十六房》。七十年代亦有描寫社會狀況、賣「大堆頭」的《七十二家房客》等等。

《少林三十六房》宣傳廣告。(圖片來源:工商晚報-1978-02-03)

《七十二家房客》劇照

八十年代是香港賀歲片的黃金時期,許氏三兄弟、新藝城、嘉禾等等都加入戰場,出品了《家有囍事》、《富貴逼人》及《最佳拍檔》系列。當時香港經濟起飛,在新年時一家大細都會去睇賀歲片,而戲院門口總是大排長龍。若然戲院已滿座,便會搭的士到下一間戲院。到了九十年代,成龍及周星馳的賀歲片幾乎年年都在對決,成為了香港人的集體回憶。

《富貴逼人》劇照。

《家有囍事》劇照。

《嚦咕嚦咕新年財》被稱為香港賀歲片最後的光芒。

可是為甚麼現在的賀歲片大不如前呢?

合拍片累事?

在千禧年後,香港不少電影公司打算進軍中國市場,因此不少賀歲片亦變成了合拍片,以2016年為例,便有《賭城風雲III》、《美人魚》和《西遊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三部合拍片。合拍片的主要市場是中國,不論是文化、語言上沒有照顧香港觀眾,有時地方背景甚至沒有香港。事實上這些電影在中國十分受歡迎,在香港的口碑及票房卻差得多。《美人魚》在中國的總票房超過33億人民幣,是年度票房冠軍;但在香港卻只有5600多萬,只能排全年總票房的第五位。

《美人魚》劇照。

可是香港需不需要有自己的電影?還是如成(蟲)龍所說:「只有一種電影叫做中國電影」?

劇本太離地?

即使近年純本土的賀歲片,拍起來也有一點離地。例如2011年的《我愛HK開心萬歲》中維基百科的簡介是:

「吳順(梁家輝飾)稱兄道弟的托水龍(曾志偉飾),也回歸公屋,改變了屋村死氣沉沉的面貌。因為托水龍的出現,吳順感到仿如回到往日,一家人的關係也變得更和洽。他與吳順憑著往日的拼鬥精神,發動一個活化屋村計劃,讓屋村重新回復舊日的溫馨面貌,並且再度成為體現香港精神的園地。」

《我愛HK開心萬歲》所賣的老香港情懷,是否有點離地?

真心?在舊式公屋買少見少的年代,難度現在香港精神可以在屋邨裏見到?

反觀1987年《富貴逼人》中,中國人在地鐵出洋相被肥姐取笑,然後董標說:「香港這地方就被異族人佔領」,卻好像歷久不衰,情況依然。

「香港這地方就被異族人佔領」

當年的導演高志森至今已有不少改變。今年《你咪理,我愛你!》的導演王祖藍亦如是,去年二月時還說:「依家大家強調嘅『本土』,淨係香港,冇強調國際性,但反而依家內地市場越嚟越鬼仔化。」

現在又說:「我想推廣粵語,想做好本土香港電影。」‥‥‥

劇本新瓶舊酒

《72家租客》、《最強囍事》、《花田囍事2010》、《家有囍事2009》及今年的《新喜劇之王》,舊gag,舊橋、舊故事,觀眾為何不直接看八、九十年代的經典?

不知是否時代進步,現在的娛樂亦多了選擇,入場睇戲的人次比以往減少。不過香港電影作為香港軟實力及流行文化重要的一環,大家也應該支持真.本地的賀歲片,過個開開心心新年,唔知你又點睇賀歲片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哋新書《香港柒錄》已經喺各大連鎖書店上架喇!

想睇更多香港的故事? 歡迎同時緊貼追蹤我哋嘅

【Facebook – 刊登最新文章及城中熱話】
http://www.facebook.com/wetoasthk

【Website – 過去精選文章分類索覽】
www.wetoasthk.com

【IG – 互動IG Story多史旅行團】
http://instagram.com/wetoasthk

香港電影

• 2 月 4, 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