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說香港史,分享香港歷史文化故事冷知識

【沙理士逝世】曾任港協暨奧委會會長 1972年慕尼克慘案勇救港隊成員

港協暨奧委會永遠名譽會長、前市政局主席沙理士(Arnaldo De Oliveira Sales,又譯作沙利士)太平紳士於2020年3月6日去世,享年100歲。沙理士自戰後就致力推動香港同國際體壇發展,體育界稱為「沙皇」。1972年西德奧運的慕尼克慘案中,沙理士隻身進入已被武裝組織入侵的奧運會選手村,與組織領袖談判,救出被困的港隊成員。

【香港電台】和你細睇七、八、九十年代的《鏗鏘集》

《鏗鏘集》是港台電視部製作的每週新聞紀錄片節目,內容圍繞政治、房屋、醫療、民生、教育、環保,題材廣泛,堪稱為香港最長壽的新聞紀錄片節目,由1978年3月5號首播日起,便積極發掘與公眾有密切關係的題材,製作一系列高質素節目。本文將簡介七十年代、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播映的《鏗鏘集》節目,讓各位回味窺探從前香港面貌。

【珍寶海鮮舫】聞名世界的海上酒樓,英女皇都嚟過

香港仔出現水上酒家可以追溯到二十年代。當時一班水上人在船上開設酒樓,最初是以自己人生意為主,後來受到南北行商捧場,漸漸對外開放。四十年代有一間叫「漁利泰」的著名海上酒家,它本來是一艘傳道船,經營漁民結婚禮堂生意為副業,卻越做越旺,在戰後索性轉型為水上海鮮餐廳。

【香港保衛戰】曾經政府為人人有豬咀,生產香港製造防毒面具

早在三十年代,香港殖民地政府已經大批買入英國防毒面具,推廣「一人一豬咀」,又研究在本地生產軍用防毒面具,與香港本地橡膠廠合作,提供技術支援,幫助橡膠廠生產橡膠面具和防毒藥粉罐,成功生產出通過檢測的合資格防毒面具,成為Made in HK的一份子。

【CSI 口罩呢?】香港囚犯除咗做口罩,仲有咩工作?

相信各位對「CSI」標誌都不陌生,雖然CSI(Correctional Serivice Industries,懲教署工業組)口罩眾多存貨現已下落不明,但本文都希望為大家介紹「CSI」口罩的前世今生,還它們走之前一個心願。究竟懲教署何時開始生產口罩?囚犯又何時開始需要工作?囚犯舊時的工作又是甚麼?除口罩之外又有甚麼其他產品?以上問題就讓本文一一為大家解答。

【鼠疫】瘟疫傳入香港後,政府係點應對?

十九世紀末,鼠疫由雲南因回變(即是回教徒在1856年至1873年反抗清政府的戰爭)及鴉片貿易帶來的人口流動,令鼠疫在中國南方爆發。1894年2月傳入廣州,同年5月鼠疫在香港爆發,令香港成為疫埠。

【盲搶潮】和你數香港人三次盲搶日用品

香港人搶米、搶食糧、搶紙巾,連condom 同M巾都搶,可能你覺得很荒謬很可笑,但這亦反映港人對現時政府的不信任。除了武漢肺炎帶來恐慌,香港過往也多次出現搶購風潮——2003年的沙士和1983年的前途問題,爆發搶購風波,人人搶米搶油搶罐頭,最後可以怎麼解決?

【全面封關】除了正式口岸外,還可以怎樣陸路進入香港邊界?

在香港與深圳超過100公里的邊界上,除了六個正規的陸路口岸,還有因為新界歷史問題而遺留下來、為方便農民耕作的「耕作口」,自1980年起,需要持證人士才能合法通過耕作口,但農民耕作不再,耕作口近年都漸變成「走水貨口」。到底為甚麼會有耕作口的安排?現存又有哪些耕作口?

【武漢肺炎】翠雅山房改作醫療用途?饒宗頤文化館前身就是檢疫站

饒宗頤文化館和翠雅山房在活化成之前,原來整幢文化館自1910年起,差不多整整一世紀都作為醫療用途——檢疫站、拘留營、傳染病院和醫院。在這一世紀不斷囚禁病人、犯人的地方,又囚禁着甚麼歷史故事?

【黃色技術文】紅色經濟圈對我們的啟示——如何持續黃色經濟圈?

來自六七暴動始祖、「永遠站在工人對面」的工聯會之尊貴立法會議員陸頌雄曾經說過:「我們要打贏貿易戰,就要國人自強不息,堅持自主創新,撐起優質國貨!」而曾幾何時,香港在反送中時期「黃色經濟圈」出現之前,由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開始已有着一個紅噹噹的「紅色經濟圈」,一早已滲入我們的金融界、零售業、貿易轉口、飲食文化出版界、各大傳媒等等。看似牢不可破的紅色經濟圈,其實在不同細微環節也有過破綻,這些沒落的徵兆相當值得我們在構建黃色經濟圈時仔細研究,以免重蹈覆轍。當然,他們亦有不少值得我們仿傚改進的地方,以擴大自己人的實力。

1 ... 3 4 5 6 7 ...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