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識多史」希望以簡單有趣的方式介紹香港本土歷史、文化,為我們留下記憶。

【香港保衛戰】抵抗到最後 – 米杜息士團第一營

提到Die Hard大家會諗起什麼?布斯韋利士的《虎膽龍威》系列中,John McClane中十幾槍到唔死得還是用私家車撞直升機?現實中,曾經都有一班有血有肉的硬漢子在香港出現過。他們便是香港保衛戰中的米杜息士團第一營。

米杜息士團創立於1881年,由於曾經與敵軍死戰到最後一刻,所以又叫做「敢死隊」(Die Hards)。他們屬於機關槍營,在香港的第一營有700多人,並由史釗活中校帶領。在守軍的防守計劃中,他們是負責守護港島,進駐維港及港島各山頭的機槍堡。

米杜息士團在1937年來到香港。(圖片來源:Hong Kong Daily Press, 1937-08-17)

1937年,在港駐守的米杜息士團第一營(圖片來源:National Army Museum, London)

在守軍敗退九龍後,「敢死隊」兵分兩路,分別固守東旅及西旅的要塞,在西旅指揮部也由D連16排的士兵組成「機動縱隊」,用以快速支援。在港島戰事中,米杜息士團的事蹟有如McClane般英勇。

自日軍在北角一帶登陸後,一支西旅的米杜息士團士兵在裝甲車掩護下支援沿岸的機槍堡,但在北角發電廠門口遭伏擊。他們唯有進入發電廠,會合在入面的曉士兵團。當曉士兵團要撤退時,米杜息士團的米勒中士與八名「敢死隊」為他們殿後。「走啊!呢到我哋頂住!」,原來類似電影的場面,在香港真實發生過。

在東旅的戰鬥之中也有感人的故事。B連的士兵在淺水灣酒店與日軍激戰時,發現了有數名守軍被日軍俘虜。負責指揮的葛蘭士少尉親自上陣營救,人是救到了,可是葛蘭士中槍犧牲。

米杜息士團在香港保衛戰少有被提及,但其實他們在防守陣地上一直,例如D連在斷水斷糧下於瑪利諾神父宿舍的陣地堅持了一晚,在日軍用人海戰術攻破了後,部分人竟然由赤柱灣游到舂坎角繼續作戰;部分則乘舢舨到西旅陣線加入作戰,這一切一切為日軍造成很大死傷。

瑪利諾神父宿舍 (圖片來源: RICHARDWONGHK)

瑪利諾神父宿舍 (圖片來源: RICHARDWONGHK)

另一邊廂的禮頓山陣地上,守軍在12月24日被大量日軍包圍,但他們一直堅持到旅部發出撤退許可才突圍,結果只在幾十人可以順利撤出。更厲害的是,有些米杜息士團成員於最後一刻還在灣仔街市附近打巷戰拖延敵軍。

在守軍投降後,生還的米杜息士團成員均成為了戰俘。當中Frank Waldron上士更是在後來里斯本丸號沉沒事件的生還者。他戰後被盟軍在神戶救回,在1949年更返香港服役。

Frank Waldron是米杜息士團第一營的上士。(圖片來源:http://www.hongkongwardiary.com)

米杜息士團第一營這班硬漢與其他香港的守軍一樣,獻出了自己的生命來守護這片土地,他們的故事實在值得好好地傳承下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哋新書《香港柒錄》已經喺各大連鎖書店上架喇!

想睇更多香港的故事? 歡迎同時緊貼追蹤我哋嘅

【Facebook – 刊登最新文章及城中熱話】
http://www.facebook.com/wetoasthk

【Website – 過去精選文章分類索覽】
www.wetoasthk.com

【IG – 互動IG Story多史旅行團】
http://instagram.com/wetoasthk

香港保衛戰

• 十二月 21, 2016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