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說香港史,分享香港歷史文化故事冷知識

【中秋節】好彩茶樓月餅走數事件

現時我們過中秋,多數只會在中秋前夕才到餅店買一、兩盒月餅。可是在五、六十年代時,香港人比較貧窮,無足夠現金一次過購買月餅,所以他們會選擇供月餅會。

與供車供樓一樣,月餅會也是月供的,大約每月付3至6元。當時會稱參加月餅會的市民為「會仔」,只要供滿十二個月便可以獲得約十盒月餅,有雙黃蓮蓉、金華火腿、五仁月餅等等。對於茶樓來說,中秋月餅的收入亦很重要,據說只要賣半個月月餅,便相等於一年的租金雜費。

好彩茶樓未能及時製餅

肇事茶樓名為好彩茶樓,早在1955年便在九龍城衙前圍道開業,樓高三層。除了做月餅會等大時大節的生意之外,平時亦會做茶市。而在1958年,好彩一早收了4000多份的月餅會,每名會仔月供三蚊,每年三十六蚊。並規定了在該年的9月12日至22日(初一至初十)派發月餅,但由於茶樓宣稱「製餅不及」,所以改由18日(初六)派發。

在18日的月餅派發還相安無事的,會仔憑會籍卡便獲得月餅,順利及秩序地派了數百份月餅。可是到了19日的時候,好彩茶樓的職員突然在門口貼上了:

「月餅趕製不及,今天暫停派發。」

在貼上通告的一刻,正在排隊等待換領月餅的數百名群眾大為驚訝,議論紛紛之餘又不肯離去。的確,店舖內還有數十個月餅,放在飾櫃內,還有大量用來裝月餅的紙盒。不過茶樓負責人及相關伙計均不在,又沒有說明什麼時候重新派發,令人相當鼓噪。

直至當日下午,數百人依然包圍了好彩茶樓。會仔們在這天相對冷靜。只是有數人發起簽名要求以書面形式向警方報案,並有六、七十人響應,但警方無進一步行動。

供了月餅會的會仔在好彩酒樓門口聚集。(香港工商日報,1958-09-20)

 

翌日,茶樓仍未交代月餅何時派發,負責人更不知所縱。門口依舊有數百人在等候,他們大多數都是家庭主婦,為的就是全家等待了全年的月餅。另一邊廂,原來茶樓的食材、柴米油鹽來貨已經停止。只是好彩的一眾伙計們為了維持茶市服務,集資購買了少量肉類、油鹽糖和麵粉之類,自行製造點心應市。好彩茶樓的東主有這班盡責的伙計,實在好好彩。

爆發衝突

會仔們的怒火,已經抑壓了幾天。到了21日,他們「真係要爆啦!」他們先到二、三樓的茶市吃點心,不論平定貴,燒賣還是叉燒包,都大吃一頓。這時,伙計都不疑有詐,以為這日的生意特別好。可是到了結帳時,他們卻拿著月餅會的會籍,說要在內「扣數」。伙計們亦只好苦笑,茶市無奈亦要暫停。

即使吃過了點心,苦主們還未有忘記初衷,紛紛再在茶樓門口聚集。情況一直僵持到下午,突然有數名小童拿起了月餅盒玩耍時,竟然發盒內裝了月餅。會仔們見狀,感到被戲弄,結果衝突一發不可收拾。數百名以婦女為主的會仔一口氣衝開店舖大門,有的拆毀紙盒搶月餅,有的打破飾櫃玻璃,有的更想衝上二樓,但被茶樓伙計阻止。眼見情況不能控制,伙計唯有報警求助,茶樓東主呢?仍然做縮頭烏龜不知所蹤﹗

警察足足派了兩架衝鋒車到場,才能勉強維持秩序。可是,當警方要求群眾排成雙行後,會仔們以為在警方介入下恢復派餅,乖乖地排隊。但當他們發現事實並非如此後,便再一次起哄和爆發混亂。自此之後,好彩茶樓的鐵閘便牢牢的鎖上。會仔亦只好留下字條,說明自己是打工仔,好彩茶樓老闆正衰人,吞掉了供會的血汗錢後便玩失蹤,希望社會各界幫幫忙,解決事件。

9月21日爆發更大規模衝突 (華僑日報, 1958-09-22 )

會仔,當然是受害者;但原來百多名員工同時被拖糧。不論是長工、兼職還是製作月餅的臨時工,已經沒發薪金一至三個月。 由於涉及勞資糾紛,港九酒樓茶室總工會和九龍茶居工業總會均發聲明,要求茶樓老闆出來收拾爛攤子。結果,可想而知啦!這班可憐的會仔和員工,便過了一個悲慘的中秋節。

 

好彩這回不好彩…… (工商晚報, 1958-09-22)

結局

事後,好彩茶樓員工何明入稟最高法院追討欠薪和遣散費。除了控辯雙方的律師外,破產管理處的代表亦有到場。在庭上,好彩茶樓的股東便為拖欠月餅和薪金作出解釋。據他們所說,茶樓的生意原本是不錯的。但自1957年政府在衙前圍道開始道路工程後,大量泥頭車在門前經過,沙塵滾滾,趕走了不少生意。連店面亦要分租予他人,好減輕成本。及後,啟德機場又進行擴闊跑道工程,對九龍城一帶的樓宇需要嚴厲執行高度限制,把好彩茶樓天台的大廚房清拆了。一眾東主聲稱是因此才趕不及製餅。

正當以為事情告一段落的時候,好彩茶樓竟然翻生!原來,茶樓的十九名東主再度集資,打算東山再起,並改名為龍山茶樓。在1959年初捲土重來,而且斥資數十萬進行裝修,增設冷氣機、升降機及開設夜總會。月餅會的會仔可以選擇把會籍轉到59年的月餅會或對換中餐餅部的餅卷。看似是大團圓結局。

「有什麼慘得過比人呃?就是比人呃兩次。」龍山茶樓開幕不夠半年,便被債主申請清盤,破產管理處更發現茶樓的營運資金竟然就是月餅會會款。會仔們又一場歡喜一場空。

• 9 月 30, 2020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