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識多史」希望以簡單有趣的方式介紹香港本土歷史、文化,為我們留下記憶。

【8.5罷工】1844年反對人口登記法罷工 令政府讓步

2019年各方號召8月5號全港大罷工,不少人可能會質疑罷工的成效,畢竟地球上已經無事情可以阻止到香港人返工。而且觀乎所有記憶中香港罷工的情況,大多數都係與勞資糾紛有關,又好像並無一次罷工與政治有關。

如果你真的這樣想,我只可以講句,少年你太年輕了。事關香港的確有一次成功的全港大罷工,迫使政府最終讓步,可能要你太公的太公才記得──就是1844年因為《人口登記法例》所引起的一場政治風波,最後演變成的全港大罷工。

1844年的香港。(圖片來源:Wiki)

當年時任港督戴維斯(John Francis Davis)眼見香港經濟在中國開放通商雨開始萎靡,而且治安混亂,罪案率急升。雪上加霜的是,現在香港有警黑合作的情況,當年就有政府人員同海盜勾結。當時船政廳管理員提供貨運情況和警方動態的內線消息予海盜,導致海盜橫行無忌,無法無天(無髮無天就可能適用於2019年,好似係)。

時任港督戴維斯(John Francis Davis)。(圖片來源:Wiki)

為了解決治安問題,戴維斯成立登記署,並打算通過《人口登記法例》,以進行人口登記,防止不法份子留港作奸犯科。或者,條例的初衷總是良好,之但係,魔鬼總是在細節裏。戴維斯以人口登記作為徵稅藉口,所有人按華洋之別,要繳交不同的登記費,洋人收五元,華人就收一元。你以為幾蚊雞好少錢,當時的華人苦力每月只賺兩至三元,一元登記費對他們來說已是天價。

更甚的是,1844 年8 月21 日,戴維斯在定例局(立法會前身)火速通過《人口登記法例》,事前完全無聽民意,連假徵詢都懶得做,很多人連法例的內容也不知。10月19日,港府刊憲公佈香港法例第十六條《人口登記法例》,法例正式生效。

生效後,很多英國人都憤怒了。自古以來,英國的《大憲章》(Magna Carta)規定,政府向人民徵稅要得到人民代表的同意,以約束統治者的權力。很明顯,政府在《人口登記法例》徵稅上鬼鬼祟祟,完全無人知,更莫談已經得到人民代表的同意,所以完全唔合理,於是開始有人提出要成立市議會。

Magna Carta。(圖片來源:Wiki)

同一時間,文宣隊開始口誅筆伐,英文報刊《中國之友》主筆卡爾(John Carr)聯合《香港紀錄報》主編簽署了一份稟文,指責戴維斯一意孤行,通過法例只會趕走殖民地居民。

另外令成件事火上加油的是,《人口登記法例》憲報的中譯本,將華人每年要交一元誤譯為每月交一元,令到很多華人十分不滿。他們覺得無法負擔起登記費,於是決定罷工表示抗議。10 月下旬,港島市中心街站上線喇!街頭出現《華民公啟》揭帖,號召華人要齊上齊落,踴躍參加罷工、罷市。不要以為只有打工仔參與,當時的良心企業──怡和集團,也通過買辦,去鼓動市民罷工、罷市,以表不滿。商界同勞工階層一齊WE CONNECT。

1844 年10 月30 日,港府公務員和各大商行僱員罷工,華商亦罷市休息,船舶停航。即使你很討厭政治,決定留在家在,唔好意思,政治都會找上你,因為當年連僕役和女傭都參與罷工,香港大團結。當日下午4點,一些英籍居民帶同107名英籍居民的聯署請願書謁見港督,準備呈遞。點知議政局(行政會議前身)秘書睇完封信,覺得封聯署信好暴力──措詞太嚴厲,會衝擊到港督的尊嚴,要求他們收回這封請願信,否則以後對他們提出的任何意見都不予理會,真係好大嘅官威呀!

11月1日,罷工已經蔓延到港口落貨工人、艇戶、建築工人和工匠,但戴維斯依然故我,活在平行時空,對所有人的意見置若罔聞。最後,有3000多位華人離港回鄉,令香港經濟陷於停頓。有見及此,政府匆匆忙忙派出識講廣東話既登記署總登記官費倫(Samuel Fearon)同華人直接對話,表明如果他們肯返回工作崗位,就願意聽他們的意見。

正所謂警察會玩good cops bad cops,政府同樣都深明此道。一方面像是要安撫市民,但轉個頭戴維斯就在呈交英國殖民部的報告中,將整件事描述成一小撮別有用心的英籍居民煽動華人罷工,10月31日更加發生了暴動,好彩在費倫同巡捕的嚴正執法下,此類反英亂港行為已經受到控制。戴維斯更點名批評一間洋行的買辦,指他們唆使華人同政府作對,因此予以強烈譴責。最後,戴維斯激到一眾買辦話:寧願去澳門都唔留喺香港。

最後戴維斯因眾怒難犯,被迫於11月2日暫緩執行《人口登記法例》。但同時已有人發起要上書倫敦,指香港人已經對港府失去信心。戴維斯於是只好讓步,安撫和召見不同的居民委員會代表,表示暫緩法令,不會在一兩個月內執行,即使將來執行,也只會執行一部分。11月13日,港府修改《人口登記法例》,放棄徵收人頭稅,法例壽終正寢。

你以為戴維斯是良心發現才讓步?那你就大錯特錯了。11月20日,定例局通過《戒嚴法》,給予港府可以在無須經過定例局下,隨時下令宣佈戒嚴。幸好最後《戒嚴法》被倫敦否決。戴維斯任內以瘋狂抽稅聞名,名聲不佳,最後在1848年3月18日辭任總督一職。

香港人,誰說罷工無用?根據基本法第27條,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罷工與言論自由一樣,是我們應有的權利。雖然我們很少行駛這權利,但少用不代表罷工是非法,可能,2019年的罷工亦都會從此載入史冊。

8月5日,有人為你衝,你肯唔肯為佢唔返工?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參考資料:梁寶龍──《汗血維城──香港早期工人與工運》

———————————————————————
想睇更多香港的故事?
Like我哋的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wetoasthk
【website】www.wetoasthk.com
【IG】http://instagram.com/wetoasthk

• 8 月 4, 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