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識多史」希望以簡單有趣的方式介紹香港本土歷史、文化,為我們留下記憶。

【香港漁業】 保護滘西洲的英國學者 — 華德英

她,愛坐在海旁的大石寫寫日記、數數漁船;她,也愛與一班漁民打成一片、一同出海;她更會不辭勞苦做「西洲區議員」,為漁民爭取權益。驟眼看來,這可能是在一個香港土生土長的漁民家庭女孩,但其實她的真正身份是對西洲保育功不可沒的英國人類學家「華德英博士」(Barbara E. Ward)

莫華德英博士紀念碑。(圖片來源)

參與觀察法 (Participant Observation),是人類學和其他文化研究、社會學科常用的研究方法,目的是透過親身融入某個社群,密集地參與他們的起居生活所有細節,從而更透切地了解和分析該族群。華博士深諳此道。早於五十年代便以西洲作為其田野考察的研究基地,居於馬水勝先生的屋,成為西的一份子,以追求「貼地」的研究資料。精通語的她喜愛村民稱她為「華小姐」,除去了語言的隔閡,「入屋」指日可待。

滘西洲 (圖片來源:Wiki)

剛才提及她坐在海旁寫寫日記、與漁民一同出海,其實也是她研究的一部分。因為漁民的作 息、經濟活動,以至宗教習俗、教育程度,也是漁民文化不可或缺的一環。正因華小姐對一這 些漁民了解愈深,一顆愛鄰如己的心亦在醞釀當中,在她做研究的同時,更是救了西一命。

據年紀較大的村民憶述,他們童年時每月總有數天會聽到炮火聲猶如「5.1環迴立體聲」般,在西洲的四周海域響個不停。俗語有云:「子彈無眼」。雖然只有西洲附近牛尾海海域是被列為「操炮區」,西洲不在範圍之,但是「靠海食海」的漁民亦深受影響。

不單止是居所隨時會受到炮火侵襲,出海打魚的漁船更是防不勝防。正當大部分客家村民也接受政府安排於西貢白沙灣重建村落,對一眾漁民來搬村不單會是生活上的改變,亦是一個影響他們出海作業的決定。當然華小姐跟他們同樣意識到,這個有着數百年歷史的漁村不可能話搬就搬。

政府後來把操砲區搬到火石州及牛尾海。(圖片來源)

那時候漁民不諳英文,自然沒有與香港政府談判的本錢。多得華小姐的幫忙,操炮區終於遷往火石洲一帶。不少西洲居民如是者可繼續過着與世無爭的漁村生活。在往後日子,一班漁民如有醫療需要和需爭取其他基礎建設時,亦有賴華小姐的詞,令西洲村民的生活多了方便。華小姐積極熱心的貢獻,與西洲村民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更重要的是她的文字在研究 和爭取權益的「威力」,也讓漁民開始重視教育的重要性,更多漁民的下一代因而力求用「知 識改變命運」,當中不得不提羅漢成。他輟學十四年後重拾課本,最後以一級榮譽於澳洲大學畢業。華小姐希望不要村落被時代改變的同時,卻是改變了村民的想法,讓漁民擁有更多生活方式上的,選擇過更好的日子。

雖然滘西州居民大部分都已搬離,但在水仙爺誕都會回去。(圖片來源:陳天權/香港記憶)

1983年初,華小姐撒手人寰,西的漁民在洪聖古廟旁立碑紀念她為這裡所作的貢獻。而華 小姐研究香港漁民文化的成果,亦間接令西的洪聖古廟在2001年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頒發 「亞太區2000年文物古蹟保護傑出項目獎」。華小姐與西之間密不可分的關係,至今仍為 西村民津津樂道。

滘西洲洪聖古廟(圖片來源:古物古蹟辦事處)

近來西洲獲得資助支持活化村落,政府也預留經費來用作郊保育及活化工程。但正如當初華德英女士選擇西洲作田野考察的出發點一樣,西洲的美是來自村落中居民的生活與傳統文化。相信大家都衷心希望將來的發展也是從這裡的風土人情特色出發,保育和欣賞為主,適切的基礎建設為輔,使郊小漁村風貌再現眼前。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哋新書《香港柒錄》已經喺各大連鎖書店上架喇!

想睇更多香港的故事? 歡迎同時緊貼追蹤我哋嘅

【Facebook – 刊登最新文章及城中熱話】
http://www.facebook.com/wetoasthk

【Website – 過去精選文章分類索覽】
www.wetoasthk.com

【IG – 互動IG Story多史旅行團】
http://instagram.com/wetoasthk

旅遊本地遊西貢區軍事

• 一月 29, 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