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識多史」希望以簡單有趣的方式介紹香港本土歷史、文化,為我們留下記憶。

【香港保衛戰】戰前日軍如何滲透香港

自從811銅鑼灣有黑警扮示威者及機場捉鬼事件後,有人對於「前線有鬼」及「如何捉鬼」十分執著——有人說黑黑地、大大隻的就是「鬼」,也有人說不聽其他人說的就是「鬼」。(先利申:我們反對捉鬼)

其實在香港保衛戰前,香港已有日軍的內鬼滲透,更曾喬裝成不同人物,不如就一同了解下當時「真・日本鬼子」如何滲入香港,以及香港守軍的反應。

早在1920年代,日本便著手研究有關香港的情報及進行滲透;1920年代至1940年間,日本情報人員分別以外交人員、商業代表團、農民、交流團、服務業人員等等混入香港,有部份人以耕田為掩飾,實際為經營無線電台。

日本在港的情報組織名為「香港機關」,首長是鈴木卓爾中佐,他以作家身份假裝學習英語來港;另外比較知名的來港日本情報人員當中有一名在告羅士打酒店任職理髮師的「山下先生」,山下先生就曾為港督和其他政府官員剪髮。

政府向市民宣傳防碟資訊的單張。(圖片來源:唐卓敏,淒風苦雨──從文物看日治香港: 從文物看日佔香港)

「香港機關」的首要工作當然是查探香港防務及政府內部的情況,在1926年開始編著《香港兵要地誌》,1934年更新為《為攻略英領香港之兵要地誌並作戰資料》。內裏詳細記錄了香港軍事設施、兵員、機場和砲臺,包括醉酒灣防線及城門碉堡,不過當中的內容,就與實際情況有所出入。

情報人員搜集得來的情報不完美,但可接受,改善的方法便是收買與港府有密切關係的人,讓他們成為「鬼」。最容易收買的是英國駐日本的外交官及武官,還有香港政府的內部人士,其中「最有貢獻」的內鬼就是時任意大利駐港總領事米利託中校,他將香港的軍事詳情送給在廣東的日軍第23軍司令部。日軍按照其情報寫成《香港防禦施設圖》,更因此發現了城門碉堡的弱點。

香港防御施設図。(圖片來源:Ochanomizu University.)

除了有人被收買外,香港守軍中亦出現了向日本投降逃兵。先有1939年10月兩名來自第6吉拉普達團的印度士兵疑因不滿軍中生活,混水摸魚地越過了深圳河,向日軍投降。但由於他們的學歷及軍階不高,因此毫無有用的情報,甚至把香港的駐軍力量誇大了好幾倍……

在同一星期,兩名皇家蘇格蘭營的士兵聲稱他們被迫入伍及工作艱苦而逃出香港,離開途中被日軍俘虜。兩人給予日軍的情報更為誇張,他們指香港有六團步兵、30架轟炸機、八艘巡洋艦、六艘潛艇、多艘砲艦等等。(事實上開戰時,香港只有六營步兵、三架舊式魚雷轟炸機,海軍完全沒有巡洋艦和潛艇。因此有說這其實是香港的擾敵之計。)

日軍用來策反華藉守軍的單張。(圖片來源:自由時報)

面對內鬼,香港政府如何應對?答案是——防不勝防,無可奈何。

香港政府在1939年把鈴木卓爾中佐驅逐出境,但日本派來了岡田芳政中佐接手香港機關,岡田指示手下坂田誠盛少尉在香港收買黑社會。結果坂田在香港組織了「天組」及「佑組」兩支三合會內鬼,計劃於戰爭時在香港製造混亂。坂田誠盛雖然在1940年被捕入獄,但在黑社會協助下成功越獄。

在1941年12月戰爭爆發時,「天組」及「佑組」的確在港九攻擊平民及守軍,又為日軍引出火炮目標。總括而言,內鬼難捉,英軍如是,我們也是?

在日治時期時,英軍服務團的手足亦有滲透日軍。圖為日本高級軍官討論機密事件的地方亞皆老街的水交社。(圖片來源:香港海防博物館)

在武力不平等下,我們唯一的勝算便只有夠多「香港人」。若然我們著意「捉鬼」的話,必然會造成分化及割蓆。我們只可以做的是與朋友組織團隊,互相照應,保持獨立思考及警惕,需勇武時勇武,要和理非時和理非。

至於安在家中看直播的朋友,請相信前線手足的決定。我們說好了「核彈都唔割」就真是核彈都唔割。(至於錫春袋……畀啲時間我諗諗)

要輸一齊輸,要贏一齊贏。

———————————————————————
想睇更多香港的故事?
Like我哋的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wetoasthk
【website】www.wetoasthk.com
【IG】http://instagram.com/wetoasthk

日軍軍事香港保衛戰

• 八月 21, 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