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識多史」希望以簡單有趣的方式介紹香港本土歷史、文化,為我們留下記憶。

【港識.香港保衛戰】保衛香港的老人兵團 - 曉士兵團

開講都有話「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在戰場上,的確是以活力四射的年輕人作為骨幹,而且充滿幹勁的戰鬥,的確能讓敵人做成很大困擾,香港保衛戰中的加拿大兵正正就是這一種;但年老戰士的經驗、冷靜及耐性,又是戰場上不可多得的士兵,在香港保衛戰中就是有一班外籍老人站出來,守護香江。 他們的名字叫做曉士兵團(Hughesiliers)。

曉士兵團是在1940年由一班來自同盟國,中立國在港的外籍人士組成,他們大多以前都當過兵,而且是在香港有頭有臉。領軍的是怡和洋行大班百德新少校(「在百德新街的愛侶」的百德新,便是為了紀念其家族在港的貢獻。)、成員包括了數十名電力公司的外籍員工、兩名自由法軍以及賽馬會秘書皮爾斯和年邁77歲的香港秘書德輔男爵。他們大多數都年過55歲了,所以在戰前曾經被戲稱為「老人兵團」。

百德新少校(圖片來源﹕Wiki)

這班老人家駐守的地方可不是什麼後勤地區,而是守護港島的最前線 - 北角發電站。自九龍淪陷後,北角發電站便是日軍登陸的高危地區。果真,12月18日晚上,日軍兵分三隊在港島東登陸。 不消幾小時,日軍已包圍了發電站,但百德新認為應該盡量堅守以拖延敵軍進攻,拒絕了撤退,更派小隊摧毀了附近的速射炮陣地。可是到了19日早上,日軍已經攻入發電站,佔領了正門及東面的倉庫。同時發電站主樓中彈著火,百德新與其他曉士兵團在數名米杜息士營士兵掩護下向銅鑼灣方向撤退。

北角發電站(圖片來源﹕http://battleforhongkong.blogspot.hk/)

可是發電站外英皇道及電氣道已經充斥著日軍小隊。在鄺智文和蔡耀倫的《孤獨前哨》中便描述了他們突圍後血戰的情況:曉士兵團一出電氣道便與日軍交火,德輔男爵及自由法軍的薩爾達身亡。一行人行到北角警署外與日軍一小隊相遇,日軍229聯隊的軍曹渡邊更用軍刀打起肉搏戰來。皮爾斯陣亡,數人受傷,但最後曉士兵團的加嘉漢用手槍擊斃渡邊及三名日軍。 另一邊,發電站已經失守,百德新及其他殘部在附近的民房與日軍打起巷戰。但由於顧及屋子內平民的安全和已經彈盡糧絕,所以百德新向日軍投降,步入戰俘營。

日軍進攻北角發電站的情況。(圖片來源﹕Wiki)

幸好的是,百德新捱過了三年零八個月,在戰後到非洲退休終老。 這一群紮根香港的年老社會名流、商人,不但沒有在香港艱難的時候帶同資產離開香港,更是提起了步槍,載上了頭盔保護香港。這種騎士精神,在今時今日更難能可貴。

香港保衛戰

• 十二月 19, 2017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