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識多史」希望以簡單有趣的方式介紹香港本土歷史、文化,為我們留下記憶。

【時代賣告白】歷史沒有醜女人,只有如花的化妝護膚品

報章反映著人們每日的生活,除了課本上硬綁綁的歷史知識以外,報章上的廣告也能帶我們走一轉時代巨輪。賣告白,除了是廣告,也是時代留下來的告白。

告白?歷來都是your face, your fate,女性非常重視儀容,是「女人錢最易賺」還是「女為悅己者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化妝護膚品這門生意在報章上為我們留下時代的印記,今日廣告就賣「櫻花肌」、「坦白肌」、「水光肌」,就讓我們看看大半世紀前的女士是給怎樣的報章廣告燒著啦。

上回在阿華田廣告就已看過,以前廣告用字比今天的風雅得多,要吸引美女,當然更須端莊;「香風惹粉蝶,原來不是花」(1930年1月1日香港工商日報),暗指人比花更香卻不盡白,含蓄之餘不難明,更明確指出所賣不同味道的香水,除了長青的茉莉、玫瑰、檀香、白玉蘭以外,更有名為「九里香」的月橘和「七日香」、「時時香」等名字,未買就先感其香,其吸引力的確不下今日的名牌。

1930年1月1日香港工商日報

其價錢也很「名牌」——每安士五毫,這絕非容易負擔,大概為九龍醫院亞洲病人房睡床的價錢,或是由節目委員會主辦的「無線電展覽會」入場費,因此又有商號推出有「平民香水」之稱的花露水,價錢比香水相差甚遠,大支裝(大號)比一安士香水更便宜,只售四毫,細支的三號的更是一毫就有交易。

1920年9月6日香港華字日報

 

傳來花香也須人比花嬌,香港夏天炎熱潮濕,每到春夏,「蓋因此時皮膚鬆浮,極易為炎氣所侵」而發生暗瘡、雀斑、汗疹、痳墨等「男女面部之不雅」(1928年5月28日香港工商日報),因而推出夏季佳品「花顏水」;冬季又有專治爆拆的「梅蘭霜」(1929年11月12日香港工商日報)和雪花膏、爆拆水(1921年1月13日香港華字日報),可見轉季更換護膚品並非近年之事。值得注意的是其產品名稱也多淺白易明,花顏水除了取其人如花嬌之意外,也暗指夏季百花盛放;無獨有偶,梅蘭霜、雪花膏皆取冬天意象,除非六月飛霜罷,不然大家大概都只會在冬天才想起梅蘭霜。

1928年5月28日香港工商日報

1929年11月12日香港工商日報

1921年1月13日香港華字日報

但當然,市場上也絕不乏四季合用的護膚品,如主打「香艷如花、細潤似玉」(1929年6月6日香港工商日報),正中每位女士的期望,更重要的是三個字——舶來貨,也就是我們常說的「來路貨」,主要由洋行和百貨公司引入,但足見其集團式的營運,旗下有不同的子公司和品牌,例如Palmolive 棕欖霜原來屬於高露潔公司(全名高露潔棕欖公司);Dubarrys 都白麗美容霜和三花香霜、香粉就同為Richard Hudnut 的生產線。雖然不至誠哥咁把炮,但其實都老是常出現。

1929年6月6日香港工商日報

1931年2月21日香港工商日報

1937年2月17日香港華字日報

 

以為舶來貨「離地」?它們卻意外的在地,例如1937年在香港華字日報的三花香霜香粉廣告就以洛神為題,指用上了其化妝品的「芳姿綽約」、「玉容秀麗、步步生香,足與洛神媲美矣」(1937年2月17日香港華字日報),畫中的不是(也不會是)蔡少芬,卻是廣告畫家筆下具古典美的洛神。

 

老老實實,八十年後的今天,見到這些廣告都心郁郁,然而以上包裝精細、描繪吸引的護膚品大概都只得在古董店中尋。

圖為Palmolive 棕欖霜實物圖片(來源:Etsy)

 

唯有百年本地老牌,推出過不少化妝護膚品,至今依然生產售出,還請期待下集與諸位同看時代賣告白。

 

———————————————————————
想睇更多香港的故事?
Like我地的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wetoasthk
【website】www.wetoasthk.com
【IG】http://instagram.com/wetoasthk

• 五月 5, 2017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