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說香港史,分享香港歷史文化故事冷知識

【一戰爆發】世界大戰下香港人如何是好

作為大國的屬地,香港的命運往往受世界大勢所影響,不能自主,所以世界大戰爆發時的風起雲湧也經歷兩次了,就讓我們看看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時是怎樣影響香港,扭轉不同人的命運吧!

在1914年7月尾奧匈帝國向塞爾維亞宣戰,市面開始出現不安。金融市場往往反應最快,故此香港股票交易所因歐洲局勢緊張在8月1日索性停市了。

港督梅含理於8月3日頒令召回皇家海軍後備軍人,同時開始管制船舶及電訊來往。相信再不明白國際局勢的市民,至此也開始擔心了。

一戰爆發後,有不少協約國戰艦經過香港。(圖片來源:香港海防博物館)

由於大戰打亂了海運及令匯價十分波動,加上市民搶購貨品,物價開始飛漲。雀巢及英瑞煉奶公司在發現有零售商將原價2毫5仙的罐裝煉奶加價八成後,立即採取措施,包括允許消費者直接到公司以原價購買,並要求零售商簽訂協議規定最高價為每罐3毫,更登出廣告讓人知道哪些零售商簽署了協議。其後牛奶公司登廣告指貨品供應充足及不會加價,連卡佛也澄清其加幅未如市面所傳的高。不過奸商當然也想大撈一筆,所以當時連新界及廣東供應的食物也加了價。

宣戰後謠言四起

隨着英國在本港時間8月5日早上7時向德國宣戰,市民不安達到頂峰。港督宣佈戒嚴,公佈敵人來犯時的警告措施,並召集義勇軍。英國駐日大使在同日向日本外務大臣提出,若香港遭到德國艦隻攻擊,希望日本援助;日本駐港總領事今井忍郎在5日後接受香港傳媒訪問,表示若香港被德國攻擊,日方會按條約介入。而因為新聞封鎖,市面出現大量謠言,考驗着市民的獨立思考能力。

謠言滿天飛,港督被暗殺都傳過。(圖片來源:Hong Kong Daily Press 1914-08-13)

早在宣戰前已有謠傳英資牛奶公司轉為受港府控制,及後又有英資公司被指是德資,不過這些只是入門版謠言。當時有一艘名為滿洲號的船隻抵港,其中有40名德國乘客,有人卻謠傳上面載了400個德軍攻港的先頭部隊!市面又傳出英國海軍在大西洋北海遭德軍重創,德國東方艦隊準備攻擊香港,首先將攻擊新界等等的「消息」;更有人指港督繼1912年後再遭暗殺,在國家醫院內半死不活。最荒謬的謠言是有人傳德國早早就從殖民地青島拉了條線經油麻地連接港島,隨時可按鈕引爆香港!這些謠言導致市民搶購物資,又或湧到匯豐銀行提款(因為該行董事局內有德國人,存款可能「凍過水」;在亂世,錢在身邊最安全)。

在港島埋下炸彈?唔係掛?(圖片來源:The HK Telegraph 1914-08-19)

實際上香港當時未受直接威脅,不過在開戰7日後,一艘由日本來港的貨輪,因不知道戰爭已爆發,在進入維港時沒有前往檢查,令守軍以為是德軍的阻塞船。白沙灣砲台向它發射實心彈警告,卻打中一名水手,導致他死亡。

香港守軍都打醒十二分精神。(圖片來源:Hong Kong Daily Press, 1914-08-13)

出香港記

無論在哪個年代,大難當前都會令市民思考自己的去留。雖然港督安撫大眾本港很安全,市民仍很擔心受戰火波及,至少4至6萬人逃離香港,佔人口一成以上。在超過半個月的逃亡潮中,迫在火車或輪船上的不只平民百姓,連有頭有面、歸化了英籍的華人,也紛紛逃到廣東。廣州的住宅因而住滿人,物價上升,但隨著香港穩定下來,但廣州轉趨動盪後,就有一波回港潮了。

投身前線

有些人選擇留在香港,例如大多數英籍商人或官員。他們不忘為戰爭出力,有些投身臨時組成的特別警察,維持治安,有的更響應呼籲而參軍,投身歐洲戰場。不止洋人,有些本地華人因為待遇較好,而賭上性命參與協約國的勞工隊,有數千名來自本港或廣東的華工最遠被派遣至伊拉克。(更多關於香港華工的故事在此

「不自由,毋寧死」

身在香港的「敵人」,例如德國或奧匈帝國等國的僑民,生活在戰時由天堂跌落地獄。德國僑民在大戰爆發前的香港商界,如航運業及銀行業,舉足輕重。戰爭前夕,親德的港督向德國總領事發電報,表示一旦交戰,德國僑民及公司在宣誓不損害英國利益後,能繼續正常生活和營運。戰爭爆發一周後,倫敦下令關閉德國駐港總領事館,總領事及職員離港,由中立的美國之駐港副總領事代行一切事務。

德國會所被視為敵產,其後遭充公。(圖片來源:Hippostcard)

起初這些「敵人」獲保釋後在本港基本上自由活動(同時昂船洲上囚禁了大約70名開戰後途經本港的輪船乘客,住在帳篷中)。不過這種「港事港辦」的做法在宗主國施壓下很快就逆轉。10月7日,立法局通過法例收緊德資公司的營商空間;到了10月底,港府跟隨整個大英帝國,撤銷所有「敵人」的保釋,給予一周處理私事,之後將僑民中達服兵役年齡的男士囚禁在鄰近槍會山軍營,特地興建的紅磡拘留營,婦孺老弱者獲准離港。

所有德國及奧匈帝國僑民遭逐出香港或囚禁在紅磡拘留營。(圖片來源:The HK Telegraph 1914-10-30)

囚禁在拘留營並不愉快,有不少「敵人」的好友就是英籍居民,所以看管自己的義勇軍人可能正好是朋友。在營中的一年多時光,營友飽受熱浪和颱風的折磨,間歇有被俘的德國軍人加入,生活中只有少量營友自發搞的藝術表演調劑一下,所以難怪營友希望投奔自由。

 

有人不甘無限期被囚,從紅磡拘留營挖地道,經火車軌希望投奔自由。(圖片來源: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1915-02-19)

最震驚全港的逃獄發生在1915年2月18日─營友獲准興建一個小劇院以供娛樂,但同時有人借此在後台挖掘地道,穿過圍牆逃向九廣鐵路火車軌(可能想前往當時仍然中立的中國),有一人逃走事敗,觸發全港大追捕。印裔軍人不斷搜索囚犯,導致很多樣貌相似的英國人被扣查。當名為Schmidt的營友在翌日於上水火車軌附近被捕後,當局派出特別火車接載士兵去附近搜索。另外三人最終在兩日後於大埔樟樹灘被發現並帶往大埔警署,他們飢餓不已,更弄傷了腳。

3個月後又有人逃走,今次「借尿遁」(圖片來源:The Hong Kong Telegraph, 1915-05-22)

同年5月21日有3人被押往港島的郵政總局大樓睇牙醫。其中曾因以偽鈔意圖詐騙匯豐銀行而坐監,奧地利籍的Anton Hauler竟然「借尿遁」!警方一接到牙醫報案,立即派員在堅尼地城到筲箕灣布下天羅地網。同時維港封港,以免他乘坐夜間的蒸汽船前往廣州。在六個鐘的行動中,警員搜查所有酒店,義勇軍人持上了軍刀的槍搜查所有髮型屋以免他易容,最後在凌晨兩點於皇后大道中一間髮型屋拘捕他。

最終,這些「敵人」被安排在1916年1月17日冒着戰火坐船半個月,到澳洲繼續坐監,直到戰爭結束。

其中一個澳洲囚禁從香港來的德國人之營地Holsworthy camp。(圖片來源:NSW Migration Heritage Centre 2011)

香港開埠180年間,可謂大大小小的風浪都見過。近期國際局勢風起雲湧,各大國之間劍拔弩張,戰爭一觸即發。前車可鑑,我們應借鏡前人的經驗,及早為自己在這個大時代下做好心理準備和應變計劃,以策萬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想睇更多香港的故事? 歡迎同時緊貼追蹤我哋嘅

【Facebook – 刊登最新文章及城中熱話】
http://www.facebook.com/wetoasthk

【Website – 過去精選文章分類索覽】
www.wetoasthk.com

【IG – 互動IG Story多史旅行團】
http://instagram.com/wetoasthk

軍事史

• 11 月 11, 2018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