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識多史」希望以簡單有趣的方式介紹香港本土歷史、文化,為我們留下記憶。

【和平紀念日】一戰爆發 香港謠言滿天飛

11月11日是和平紀念日,第一次世界大戰在1918年的當日結束。香港雖然不在戰區,但作為英國的殖民地,不多不少也有些影響吧。大戰爆發之初,若你當時身處香港,你又會有甚麼遭遇呢?

在1914年七月尾奧匈帝國向塞爾維亞宣戰,第一次世界大戰正式爆發。全港「任何人」都開始感到不安。在八月一日股票交易所因歐洲局勢緊張而停市,兩日後,港督梅含理頒令召回皇家海軍後備軍人,同時開始管制船舶及電訊來往。

一戰爆發後,有不少協約國戰艦經過香港。(圖片來源:香港海防博物館)

戰爭陰霾下,航運受到影響。市面上的貨品短缺,物價開始飛漲。雀巢及英瑞煉奶公司的經理發現有零售商將原價2.5元的罐裝煉奶加價八成後,立即採取措施打擊,包括允許消費者直接到公司以原價買罐裝煉奶,並要求零售商簽訂協議規定最高價為每罐3毫,更登出廣告讓消費者知道那些零售商簽署了協議。

不過加價潮愈演愈烈,市面上連新界及廣東供應的食物也加價。其後牛奶公司登廣告通知消費者貨品有充足的供應及不會加價,百貨公司連卡佛也澄清加價幅度並未如市面所傳那麼高。

人心惶惶之際,隨著英國在本港時間八月五日早上七時向德國宣戰。港督亦宣佈戒嚴,公佈敵人來犯時的警告措施,並召集義勇軍,做好應戰準備。若果你是身在香港中的「英國人」,你應該要跟大隊響應呼籲而參軍,又或是投身臨時組成的特別警察當中,維持治安。不過隨着戰火漫延,你最終也可能會正式參軍上戰場。

若果你是身在香港中的「華人」,雖然港督安撫大眾本港很安全,可是你仍會擔心香港受戰火波及。英國駐日大使在開戰當日向日本外務大臣提出,若香港遭到德國艦隻攻擊,希望日本援助。五日後日本駐港大使總領事今井忍郎接受香港傳媒訪問時表示︰若香港遭到德國攻擊,日方會介入;而且因為新聞封鎖,市面有大量異想天開的謠言令你更加恐慌。

謠言滿天飛,港督被暗殺都傳過。(圖片來源:Hong Kong Daily Press 1914-08-13)

例如,當時有一艘名為滿洲號的船隻抵港,當中有40名德國乘客,有人卻謠傳上面載了400名德軍攻港的先頭部隊﹗街坊之中亦傳出英國海軍在大西洋北海遭德軍重創,德國東亞分艦隊準備攻擊香港,將先攻擊新界等等的「消息」。事實上,德國東亞分艦隊大多數艦隻正前往南美洲及東太平洋。

更有人指港督梅含理繼1912年後再遭暗殺,在國家醫院半死不活。最荒謬的是有人傳德國早早就從殖民地青島拉了條線經油麻地連接港島,隨時可撳掣引爆之前在香港埋下的炸彈﹗

在港島埋下炸彈?唔係掛?(圖片來源:The HK Telegraph 1914-08-19)

這些謠言已導致你周圍的人搶購日用品,又或擁到匯豐銀行提款(因為該行董事局內有德國人,存款可能「凍過水」)。大批人甚至逃離香港,人數估計達數萬人,你更可能是其中之一,迫在爆滿的火車或輪船中。在超過半個月的逃亡潮中,與你一齊逃離的不只平民百姓,連有頭有面、歸化了英籍的華人,也紛紛逃回廣東省。

緊張的還有香港的守軍。在開戰幾天後,一艘由日本來港的貨輪,因不知道戰爭已爆發,在進入維港時沒有前往檢查,令守軍以為是德軍的阻塞船。白沙灣砲台向它發射實心彈警告,卻打中一名水手,導致他死亡。

香港守軍都打醒十二分精神。(圖片來源:Hong Kong Daily Press, 1914-08-13)

平民百姓都嚇餐飽,若果你是身在香港中的「敵人」,例如德國或奧地利僑民,你的命運又會如何呢?

德國僑民在大戰爆發前的商界,如航運業及銀行業,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在匯豐銀行董事局及香港總商會內位高權重。戰爭爆發前夕,與德國僑民關係友好的港督梅含理向德國總領事發電報,表示一旦交戰,德國僑民及公司在宣誓不損害英國利益後,能繼續正常生活和營運。

不過在戰爭爆發一周後,倫敦下令關閉德國駐港總領事館,總領事及職員離港,一切事務交由中立的美國之駐港副總領事代行。你和其他德國僑民獲保釋後基本上自由活動,不過同時昂船洲上囚禁了大約七十名開戰後途經本港的輪船乘客,他們被迫住在帳篷中。

德國會所亦被視為敵產而充公。(圖片來源:Hippostcard)

十月七日,立法局通過法例收緊了德國公司的營商空間;到了十月二十四日,港府跟隨整個大英帝國的政策,撤銷所有德國及奧地利僑民的保釋,給予你們一周處理私事,之後便將僑民中達服兵役年齡的男士囚禁在紅磡集中營,婦孺老弱者獲准離港。

所有德國及奧地利僑民逐出香港或囚禁在紅磡集中營。(圖片來源:The HK Telegraph 1914-10-30)

囚禁在集中營並不是件愉快的事,因為你不少的好友是英籍居民,現在卻變成看管你的義勇軍人。在集中營待了一年多,間歇有被俘的德國軍人加入,你要飽受熱浪、颱風的折磨,沉悶的生活只有少量營友自發搞的藝術表現調劑一下。最終,你被安排在1916年一月十七日坐船半個月,到澳洲繼續坐監,直到戰爭結束。

其中一個澳洲囚禁從香港來的德國人之營地Holsworthy camp。(圖片來源:NSW Migration Heritage Centre 2011)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哋新書《香港柒錄》已經喺各大連鎖書店上架喇!

想睇更多香港的故事? 歡迎同時緊貼追蹤我哋嘅

【Facebook – 刊登最新文章及城中熱話】
http://www.facebook.com/wetoasthk

【Website – 過去精選文章分類索覽】
www.wetoasthk.com

【IG – 互動IG Story多史旅行團】
http://instagram.com/wetoasthk

軍事

• 十一月 11, 2018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