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識多史」希望以簡單有趣的方式介紹香港本土歷史、文化,為我們留下記憶。

【去旅行去到盡】多拉多客機 — 搶不到機票的原因是……

上回講到帝國航空公司經過一番商討和試飛後,終於在1936年獲准開辦一條往返香港和檳城的航線,並且在3月首航。到底當時的情況又是如何呢?

首航的客機是一部名為「多拉多」(Dorado)的DH-86客機。飛機在1936年3月23日早上6點於檳城起飛,並於早上11點15分完成首段航線到達了越南西貢(即現時胡志明市),卻因為其中一個車輪出現問題,航機延誤至下午2點15分才再度起飛,並在5點30分抵達峴港,完成首日的路程。在當地休息一晚後,飛機在早上6點再次起身,經過5個多小時的旅程,終於在早上十一點半抵達香港,完成首航之旅。

(圖片來源:民航處)

當時飛機在抵港時受到熱烈歡迎,更有9架軍機升空護送多拉多號抵達香港啟德機場。而當時的停機坪,就有大約二百人見証這個歷史時刻,當中包括了時任的港督郝德傑爵士。但當機門打開後,第一個踏出的是被傳媒稱為「驚喜的華裔乘客」(Surprise Chinese Passenger) 和「意料不到的乘客」(Unexpected passage),一位名叫王怡林(Mr. Ong Ee-lim)的吉隆坡商人。原來這個唯一的乘客是一名飛行愛好者,當他知道首航的消息,便從吉隆坡駕駛私人飛機趕到檳城以趕及成為首航的乘客。他表示因公事而到訪香港,亦希望可以與他的兄弟見面。緊隨其後就有正機長J.H. Lock以及副機長A.C. Thomas,他們形容飛行時的天氣非常理想,而港督郝德傑爵士更讚賞兩人在奠定了香港在殖民地史上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多拉多客機的廣告(圖片來源﹕Gwulo)

為慶祝航線開通,當時在半島酒店更舉辦了酒會,很多嘉賓和兩名機師都獲邀出席。但當大家去慶祝的同時,有一群人才剛剛開始工作,他們就是郵差。原來這個航班,除了一位乘客之外,更載有分成16袋,總共重103磅的郵件,而當中有14袋是由英國寄出的郵件。原來航線開通的首要原因是希望加快香港與英國之間的信件傳遞速度,只有在擺放信件及貨物後,機上還有空位乘客才可登機。難怪當時乘客在接受傳媒採訪時表示他在航程中一直坐在郵袋上。

 

回程的客機在3月26日上午11點在多架軍機的歡送下,於啟德機場起飛,經越南返回檳城。機上只有王怡林一名乘客,但機上的信件卻多達19袋。當年的報章更詳盡記載信件的數量。在重達123磅的郵件中,分別有6506個信件及194張明信片寄往英國倫敦,而寄去其他地方的信件及明信片共有3648個。

(工商日報 1936-03-28)

現時我們坐飛機往往可能因為天氣因素或航班超賣才未能登機,但原來80年前的香港,與你爭機位的可能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封信。

———————————————————————
想睇更多香港的故事?
Like我哋的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wetoasthk
【website】www.wetoasthk.com
【IG】http://instagram.com/wetoasthk

#wetoasthk #港識多史 #hk #hkhistory #history #香港 #香港歷史 #老香港 #舊香港 #hkig #oldhongkong #oldhongkongstyle #hongkong #香港人 #oldhongkongphoto #discoverhk #discoverhk #wearehongkong#hker

旅行本地遊東方之珠遊記機場航空史飛機

• 四月 12, 2018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