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識多史」希望以簡單有趣的方式介紹香港本土歷史、文化,為我們留下記憶。

【日治時期】戰機互射?爭地盤?分化的日本海陸軍

1941年聖誕節當晚,香港守軍在死戰18日後投降。日本軍政府除了處理香港的管治、戰俘、重建等等的問題外,還要處理日本陸軍及海軍在香港的分工問題。

自明治維新以來,日本的海陸軍便「唔啱牙」,不但各自為政,有時更會互相針對。為了在進攻東南亞期間避免內訌,雙方先在11月簽了《關於佔領地實施軍政的海陸軍中央協定》,定出在佔領地需分「主/副擔任軍」的做法。在出發攻打香港的前兩日,日本海陸軍又簽多一份名為《關於香港、九龍政務的海陸軍協定》,確定進攻及統治香港的「主擔任軍」為陸軍,海軍為支援的角色。

【香港保衛戰】8.12.1941 開戰第一天 香港人是怎樣過的?

12月8日對香港人來說,應該是一個提槍上陣抗衡極權的日子——1941年12月8日,日軍正式入侵香港;而2019年12月8日,香港人上街爭取民主、人權、自由。

12月8日清晨6點左右,日軍26架九八式轟炸機在廣州白雲機場起飛,在戰鬥機的掩護下來到啟德機場的上空。由於守軍防守薄弱,日軍戰機輕易摧毀跑道上的客機及英軍僅餘的戰機,為18日的香港保衛戰揭開序幕。

【香港保衛戰】警察與日軍共通點:漠視談判攻入學校

學校作為學術自由的象徵、孕育人材的地方,被攻入就如同打壓自由思想;在香港史上,除了香港警察外,日軍亦曾於1941年香港保衛戰時攻入學校,200名日軍無視英軍已投降的協定,硬闖有紅十字符號的聖士提反書院,攻入書院大樓,進行大屠殺,殺害沒有抵抗能力的傷兵、姦後殺醫護人員,當時留守學校保護學生的教職員亦同遇害。

【香港保衛戰】「英靈不滅、浩氣長存」— 香港重光紀念日

1946年,為紀念英國於1945年8月30日正式再次接管香港和悼念在香港保衞戰為港捐軀的英烈,港府把8月30日定為「重光紀念日」,並列入香港公眾假期。1983年,重光紀念日改為在8月最後的星期一,和該星期一的前一個星期六。

【香港保衛戰】戰前日軍如何滲透香港

香港保衛戰前,香港已有日軍的內鬼滲透,更曾喬裝成不同人物,不如就一同了解下當時「真・日本鬼子」如何滲入香港,以及香港守軍的反應。

早在1920年代,日本便著手研究有關香港的情報及進行滲透;1920年代至1940年間,日本情報人員分別以外交人員、商業代表團、農民、交流團、服務業人員等等混入香港,有部份人以耕田為掩飾,實際為經營無線電台。

日本在港的情報組織名為「香港機關」,首長是鈴木卓爾中佐,他以作家身份假裝學習英語來港;另外比較知名的來港日本情報人員當中有一名在告羅士打酒店任職理髮師的「山下先生」,山下先生就曾為港督和其他政府官員剪髮。

【香港重光】日軍被市民毆打 大家的反應是 ……

1945年8月,夏慤將軍率領英國的艦隊光復香港(完整故事在此),英國人急於處理投降的日軍及收拾日軍留下的殘局;…

Continue Reading

【軍事建築】西灣國殤紀念墳場

西灣國殤紀念墳場共有 1578 座墳墓,長眠於該處的英魂包括陸、海、空軍,商船隊隊員,以及本地軍民。他們之中有英國人、加拿大人、印度人、澳洲人、紐西蘭人、緬甸人、荷蘭人,以及香港人。墳場入口亦建有西灣紀念碑,碑上刻有 2071 位未知葬身何處的軍人的姓名,當中包括英軍 1319 名、加軍 228 名、印軍 287 名,以及 237 名香港軍人。

【香港保衛戰】活著才能看見希望 — 戰友自殺卻仍然堅持下去的抗戰老兵

2019年的6月,香港人好疲累,好憤慨,好心酸。幾位手足永遠的離開,或者令你和我實在會感到心痛,氣餒和內疚。同樣地,1941年至1945年的香港,正值日佔時期,對當時被關進戰俘營的加拿大軍人Ralph MacLean來說,戰勝的希望更加好像遙不可及。但是,即使他經歷了戰友因難抵日軍侮辱而上吊自殺,他仍咬緊牙關生存下去,只為著一個信念---為下一代的自由奮鬥(Fight for the freedom of next generation)。

【軍事建築】前皇家空軍飛機庫

啟德機場建於九龍城鬧市之中,四周都是民居。作為曾經的「全球十大危險機場」,啟德機場空間狹小,想起來,不如現時赤鱲角機場有廣闊的停機坪,到底啟德機場把飛機停放在哪裡呢?

在啟德機場落成的四年之後,前皇家空軍飛機庫落成,雖然名為「皇家空軍」,但其實這是民用飛機庫。只是,這飛機庫也避不開戰爭:從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開始,軍用飛機出現;二戰中,空戰對戰爭而言已是不可缺少的一環。

【香港保衛戰】添馬艦與香港的故事(上)

添馬其實是位於英國西南面的一條河流,自1758年起英國皇家海軍便以命名艦隻。不過與香港最有淵緣的並不是第一代的…

Continue Reading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