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識多史」希望以簡單有趣的方式介紹香港歷史、文化,為我們留下記憶。

【市政局】戰後香港的民主和民生如何得到保障

市政局是香港戰後長時間有民選成份的議會。可是合資選民少之又少,加上市民不熱衷政治,令市政局代表性不足。另外,市政局亦負責香港大部份民生事務。

【聖約翰座堂】2047大限與永久業權

買樓賣樓是香港人日常話題,不過每一位業主都會面對2047年地契到期,會否最後被政府強制收樓的問題。除了位於香港島政府山聖約翰座堂,因為他們是香港唯一擁有永久業權的土地。

【城隧三十周年】城門隧道警匪大追捕

城門隧道通車以來,便利了荃葵青及沙田大埔之間的來往交通。說到城門隧道發生過的大事,就不得不提1991年6月的華誠珠寶金行劫案,案發當時不但封鎖城門隧道,更是有場由大埔廣福道去到大圍的警匪追逐戰。這場追逐戰是如何發生?真兇又有否落網?

【六四事件】大三罷前夕,共產黨派人在碧街搞事?

六四事件雖然是發生在北京,但血腥鎮壓對香港亦造成連鎖效應。除了每年維園六四晚會之外,在1989年香港曾經醞釀進行「大三罷」以示抗議,卻因一場碧街騷亂而被迫取消。

【鼠疫】瘟疫傳入香港後,政府係點應對?

十九世紀末,鼠疫由雲南因回變(即是回教徒在1856年至1873年反抗清政府的戰爭)及鴉片貿易帶來的人口流動,令鼠疫在中國南方爆發。1894年2月傳入廣州,同年5月鼠疫在香港爆發,令香港成為疫埠。

【全面封關】除了正式口岸外,還可以怎樣陸路進入香港邊界?

在香港與深圳超過100公里的邊界上,除了六個正規的陸路口岸,還有因為新界歷史問題而遺留下來、為方便農民耕作的「耕作口」,自1980年起,需要持證人士才能合法通過耕作口,但農民耕作不再,耕作口近年都漸變成「走水貨口」。到底為甚麼會有耕作口的安排?現存又有哪些耕作口?

【武漢肺炎】翠雅山房改作醫療用途?饒宗頤文化館前身就是檢疫站

饒宗頤文化館和翠雅山房在活化成之前,原來整幢文化館自1910年起,差不多整整一世紀都作為醫療用途——檢疫站、拘留營、傳染病院和醫院。在這一世紀不斷囚禁病人、犯人的地方,又囚禁着甚麼歷史故事?

【美經援會】戰後美國如何援助香港?

由五十年代起,香港便一直受到美方援助以建安樂窩、救濟扶貧、大興土木,當年美國的民間組織美國經濟援助會(Care U.S.A)究竟是如何援助港人?原來長洲、大埔和馬灣更有當年援助建屋的現存建築物,齊來看看美國如何協助香港在戰後慢慢踏上小康之路。

【香港重光】夏慤道背後的意義

在香港近年的社運抗爭史中,夏慤道可謂「兵家必爭之地」。事實上,夏慤道以英國的皇家海軍將領夏慤(Admiral Sir Cecil Halliday Jepson Harcourt)將軍命名。在1945年日本投降後,夏慤代表了英國和蔣介石,於香港主持受降儀式,令香港正式於二戰後重光。

【粉嶺裁判法院】新界第一間法院 如何大翻新?

戰後,港府開始發展新界。1961年,政府制訂新法例,理民官把有關民事案件仲裁的權力交由地方法院處理。前粉嶺裁判法院便是第一個在新界興建的裁判法院,於1961年啟用,為新界北部居民提供服務。

1 2 3 ...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