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識多史」希望以簡單有趣的方式介紹香港本土歷史、文化,為我們留下記憶。

【懷舊小食】涼浸浸的安樂園雪糕

安樂園最早在德輔道中25號開業,開頭是一間西餐廳來的。後來增加了冰室部,開始售賣麵包和梳打餅,並陸續增加橙汁糖、檸檬汁糖、雪條和蓮花杯等產品。當時的冷藏設備比較原始,所以雪糕一定要即盛即吃,唔係就會融哂了!

【法國五月】係精神嘅!香港首次動力飛行與沙田精神號

又到五月,儘管不知道法國和五月有何關係,都總會在街上看到「法國五月」的林林總總的廣告。這個五月,港識多史就和你分享一些法國人在香港的歷史故事,打頭炮的就是法籍飛行家亨利費文(Henri Farman)的故事。你未必知道誰是亨利費文,但他設計的費文型雙翼機,你就一定見過,就是在香港國際機場展出的古董模型飛機「沙田精神號」的原型啦!

【香港運動員】出戰奧運的曲棍球代表隊

早前在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香港隊雖然再次在外圍賽出局,但球員的表現已經獲得球迷之讚賞。運動員在比賽後表示球隊的目標是2018年年中的亞運會,以及嘗試爭取在兩年後參加奧運。香港隊近年來的奧運代表多是參與個人項目,你又知唔知原來香港曾經派隊參加奧運的團體運動?至於參與的是甚麼項目?就是大多數香港人都不太熟悉的曲棍球。

早在1962年香港男子曲棍球隊就首次參加國際性的賽事,他們在印尼雅加達亞州運動的會分組賽中,與上屆亞運會的冠軍印度、季軍韓國以及殿軍馬來亞同組。但香港隊在小組賽首場賽事就以2:0撃敗韓國隊。即使之後兩場比賽先後敗於印度隊及馬來亞隊,香港隊的世界排名亦已大大提升。

【香港啤酒】酒是冰凍人是暖的生力啤酒

1948年生力集團進駐後,便立即生產樽裝啤酒,在1950年更出產了2000箱。可是,戰前的釀酒設備已經不合時宜,所以生力在50年代頭決定幫啤酒廠來個大!翻!新!他們一口氣購入了兩部麥汁糖化器、新型APV式冷卻器,可以在一小時內把2,200加侖的麥汁由180 ºF 降到42 ºF 、還有每座可容納2,400加侖啤酒的巨型發酵池24座和不銹鋼啤酒儲存器……睇唔明唔緊要,總之好勁好先進就是了。而且,生力還自設了個實驗農場飼養豬隻和家禽,不知會不會餵牠們飲啤酒呢?

【電車歷史】如有天置地門外,乘電車跨過大海 — 九龍電車計劃

港島的電車業務才剛剛上軌道,心雄的電車公司在同年已著手草擬九龍電車計劃。當時電車公司的顧問工程師狄金森〈Alfred Dickinson〉致函英國殖民地部,建議在九龍半島發展一個直達深圳的電車網絡。如果事成的話,小明可能要搭叮叮上深圳。可是殖民地部對此事沒有興趣,更不想驚動滿清政府,但又卻在1910年興建九廣鐵路,實在有點「大細超」。

【去旅行去到盡】多拉多客機 — 搶不到機票的原因是……

首航的客機是一部名為「多拉多」(Dorado)的DH-86客機。飛機在1936年3月23日早上6點於檳城起飛,並於早上11點15分完成首段航線到達了越南西貢(即現時胡志明市),卻因為其中一個車輪出現問題,航機延誤至下午2點15分才再度起飛,並在5點30分抵達峴港,完成首日的路程。在當地休息一晚後,飛機在早上6點再次起身,經過5個多小時的旅程,終於在早上十一點半抵達香港,完成首航之旅。

【香港啤酒】本地味道 — 律敦治的香港啤酒廠

醫院和啤酒廠就好像是兩件十分對立的事,但偏偏這兩樣東西與律敦治都有關係。律敦治的父親早在1884年便來到了香港,是一名經營洋酒貿易的商人,又會經營一下地產生意。後來當新界租借了給英國後,律敦治家族便在深井、尖沙咀及中環囤地。到了1913年,律敦治正式接手家族企業。 雖然說律敦治是為香港啤酒打下基礎的人物,但其實早於1842年怡和洋行已經把一倉倉的啤酒運到香港,然後在又先後有葡萄牙及英國商人在跑馬地釀酒,可是都失敗而回。

【港識.飲水思源】用廁所水養魚咁癲?海水沖廁的故事

相信有常識的大家都知道,香港主要是以海水沖廁的。但其實香港早在1957年便開始計劃以海水沖廁,不但在當時十分創新,直到現時亦是世界上廣泛使用海水沖廁的少數地區之一。根據水務處的資料顯示,在2015年時香港已有接近八成半的人口使用海水沖廁,只有東涌等新市鎮仍未有相關設備。香港的海水沖廁系統更在2001年獲英國水務及環境管理學會頒發「Chris Binnie 持續水務管理大獎」,是亞洲首個獲獎的項目。原來廁所水亦可以令香港「沖」出來威。

【港識.鹹鹹濕濕】龍虎豹以外的香港色情雜誌

「龍虎豹好睇, 好睇, 但好鬼貴」,這幾句絕對是大多數師兄都識唱的歌詞。雖然色情雜誌作為鹹濕佬的至寶,而且不少人(尤其男人)存有好奇心,但總會基於道德的枷鎖,違背內心的意願,對這類物品避而遠之,起碼表面上如此。今日,港識多史就大派福利,從「學術」的範疇,一連兩集帶領大家探討香港的色情雜誌,揭開其神秘的面紗。

【港識.交通達人】日曬雨淋的沙頭角支線

沙頭角支線最先是在1911年由北約理民府和九鐵工程師建議政府修建的。起初的時候,政府是大力支持的。因為政府希望鐵路交通將來可以連貫到惠州,實行「小明上惠州」,把粉嶺站打造成新界東北的交通樞紐,將來更可連接屯門、青山一帶。可是政府的惠州計劃一出爐,便被清政府淋了一盤冷水,表示沒有興趣,不久清政府更倒台了。自此,政府便不太願意投資在沙頭角支線身上。

1 2 3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