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說香港史,分享香港歷史文化故事冷知識

【日治時期】日軍推兩華會,被迫加入會否成為漢奸?

1942年日軍總督磯谷廉介成立「華民代表會」和「華民各界協議會」,合稱「兩華會」。在兩華會上他們會討論各項與華人相關的問題,並把意見交由日軍參考。可是日軍由始至終都只希望用虛假的民意代表方便自己施政,兩華會實際上就只是一個政治花瓶。

【香港選舉】在危難中舉行的香港選舉

香港自1888年有直選以來,132年都見過不少風浪,但從未在重大危機下延遲選舉,不論是日軍、左派暴動,還是沙士都如常舉行;2020立法會選舉將至,到底能否在武漢肺炎、反送中運動一周年及林鄭管治下繼續進行?

【立法會選舉】英治時期,香港人如何登記做選民?

今年立法會選舉相信會是2020年最舉世矚目的選舉之一,各方陣營都呼籲合資格人士登記做選民。那麼你又知不知道原來以前在香港做選民登記,仲難過去移民呢?究竟有幾難?睇全文了解更多登記選民的發展史啦!

【香港保衛戰】曾經政府為人人有豬咀,生產香港製造防毒面具

早在三十年代,香港殖民地政府已經大批買入英國防毒面具,推廣「一人一豬咀」,又研究在本地生產軍用防毒面具,與香港本地橡膠廠合作,提供技術支援,幫助橡膠廠生產橡膠面具和防毒藥粉罐,成功生產出通過檢測的合資格防毒面具,成為Made in HK的一份子。

日治時期香港新年

【農曆新年】極權下,新年係點過?

1941年香港保衛戰後,日本佔領香港並且推行皇民化政策,即是把香港的文化、語文、街道、習俗等等,都跟隨日本或是加上日本的特色。不過,日本軍政府為了建構大東亞共榮圈,對於部分不對政權有威脅的當地習俗還是比較寬鬆的,所以他們也准許華人慶祝農曆新年。

【日治時期】戰機互射?爭地盤?分化的日本海陸軍

1941年聖誕節當晚,香港守軍在死戰18日後投降。日本軍政府除了處理香港的管治、戰俘、重建等等的問題外,還要處理日本陸軍及海軍在香港的分工問題。

自明治維新以來,日本的海陸軍便「唔啱牙」,不但各自為政,有時更會互相針對。為了在進攻東南亞期間避免內訌,雙方先在11月簽了《關於佔領地實施軍政的海陸軍中央協定》,定出在佔領地需分「主/副擔任軍」的做法。在出發攻打香港的前兩日,日本海陸軍又簽多一份名為《關於香港、九龍政務的海陸軍協定》,確定進攻及統治香港的「主擔任軍」為陸軍,海軍為支援的角色。

【香港重光】日軍被市民毆打 大家的反應是 ……

1945年8月,夏慤將軍率領英國的艦隊光復香港(完整故事在此),英國人急於處理投降的日軍及收拾日軍留下的殘局;…

Continue Reading

【日治時期】日治香港 憲查都要佩帶委任證?

1941年聖誕節時,香港正式淪陷。經過了兩個多月的混亂情況後,1942年2月日治的香港佔領地總督府成立了由日軍組成的「香港憲兵隊本部」。在三年零八個月中,有「殺人王」之稱的野間憲之助是憲兵隊隊長。其下則有負責地方保安的部隊,初時稱為「憲查」,後改稱「警察隊」。可是在此之前,日軍曾經組織三合會如「天組」及「佑組」的成員維持治安。當然,他們對社會安寧是「有破壞無貢獻」。

【香港重光】夏慤道背後的意義

在香港近年的社運抗爭史中,夏慤道可謂「兵家必爭之地」。事實上,夏慤道以英國的皇家海軍將領夏慤(Admiral Sir Cecil Halliday Jepson Harcourt)將軍命名。在1945年日本投降後,夏慤代表了英國和蔣介石,於香港主持受降儀式,令香港正式於二戰後重光。

【香港醫療】被監禁在戰俘營的醫務總監 — 司徒永覺

司徒永覺(Sir Percy Selwyn Selwyn-Clarke)在醫學院畢業後,曾經加入了歐洲最古老的醫院 — 皇家聖巴多羅買醫院工作。在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時候,他在法國的前線成為醫官,更獲得軍功十字勳章(Military Cross)。後來他加入了殖民地部,在英屬黃金海岸(現時西非的加納)任醫官,直至1938年成為了香港的醫務總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