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說香港史,分享香港歷史文化故事冷知識

1

【盧吉 vs 盧押】中國學者翻譯錯誤,三十年來改寫香港歷史

翻譯有幾重要?一份好的翻譯可以將原文的精神和內容以另一語言體現,但同時一個誤譯就可以改變文章原意,甚至改變歷史。今日就與大家分享香港史上一個影響後人和香港史的誤譯——將港督盧吉(Lugard)錯譯作駐南中國英軍總司令盧押(Luard)。

【武漢肺炎】翠雅山房改作醫療用途?饒宗頤文化館前身就是檢疫站

饒宗頤文化館和翠雅山房在活化成之前,原來整幢文化館自1910年起,差不多整整一世紀都作為醫療用途——檢疫站、拘留營、傳染病院和醫院。在這一世紀不斷囚禁病人、犯人的地方,又囚禁着甚麼歷史故事?

【美經援會】戰後美國如何援助香港?

由五十年代起,香港便一直受到美方援助以建安樂窩、救濟扶貧、大興土木,當年美國的民間組織美國經濟援助會(Care U.S.A)究竟是如何援助港人?原來長洲、大埔和馬灣更有當年援助建屋的現存建築物,齊來看看美國如何協助香港在戰後慢慢踏上小康之路。

【地鐵站名】太子同佐敦 原來是人名?

地鐵有另一種霸權,就是慢慢侵蝕香港的地名。香港人很習慣以地鐵站作為鄰近地區的地名,但地鐵(港鐵)改站名時又偏偏不太喜歡用原有的地名:「奧運站」、「何文田站」、還有在長沙灣的「荔枝角站」、在深水埗的「長沙灣站」,還有今日要講的「太子站」和「佐敦站」。

【新界鄕村】情與義值千金 成張一家親

在清初的時候,成氏一族由成檳元帶領下,從廣東來到新界大埔林村安定下來。正當成氏以為可以耕下田,做下小生意便可以安安穩穩開枝散葉。誰知,一個唔好彩,成檳元在一次外出辦公時被盗賊殺害,連屍首也找不到。成檳元的老婆鄒氏見老公失去蹤影,便帶同一家大細前往沙田大水坑村找成檳元的朋友張首興求救。

【沙田】新城市廣場的前身,究竟係乜?

今時今日即使我們是「新界牛」,想買東西落一落樓下商場就能解決大部分所需,十分方便。不過以前的新界居民,卻需要留意著墟期,即是市集開放的日期,然後再去「趁墟」買賣東西。提到了新界的墟市,大多都有一定的歷史,例如大埔舊墟、元朗墟,但就不包括只有20多年歷史的沙田墟……

【香港街道】雪廠街之冰雪奇緣——雪廠街原來真係會製冰?

雪廠街以前有一座冰庫,當時的華人習慣叫它做雪廠,所以雪廠街就以此命名。在香港開埠初期,香港不停爆發大大小小的瘟疫 ,令很多英國士兵生病。有發過燒的大家都知道,敷下冰袋是會舒服一點,加上西醫的藥物需要冰塊作保溫,所以香港對冰塊的需求很大。

【香港地名】大埔=大大步避過野獸?

住在大埔的街坊,或多或少也會聽過「大埔」呢個名由來的傳說﹕話說大埔在以前有很多野獸,甚至是老虎的出現。當時的人為免成為野獸的下午茶,在經過大埔的時候都會大大步、急急腳地走,久而久之這個地方就由「大步」叫成大埔了。不過其實大埔的名字不單與山林野獸無關,反而是與海有關。

說到大埔的海,大家都知道我說的是吐露港,除了日日返工塞車時會望多它幾眼外,原來它還有個古名——大步海。大步個「步」字有很多解釋,除了「手牽手,一步兩步三步四步望著天」中大家最常用解作走路、步伐外,還可以指水邊的地方或者碼頭,而「大步」就是人人都想泊的大碼頭。

大碼頭用來上落甚麼貨?就是人見人愛的珍珠。

【香港地名】喊出黎﹗龍池灣變牛屎灣,邊個咁大整蠱?

俗語說「唔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改錯名輕則會被人恥笑,重則影響命格、隨時黑足一世。可是,除了人名以外,地方亦會改壞名,可憐的牛池灣便是其中一個例子。牛池灣本來叫龍池灣,龍池、即是龍所在的池,表示該地有九五之尊的命格,應該是福地來。雖然我們未能從文獻中找到牛池灣本名是龍池灣的證據,但從區內有一條龍池徑中可見,龍池灣的叫法應該「錯極有個譜」。

【港識.地名探索】愛秩序灣究竟有多愛秩序??

香港有很多地名都是用人名來命名的,大的有用前任事頭婆命名的維多利亞城、用港督堅尼地命名的堅尼地城,還有太子等等…

Continue Reading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