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識多史」希望以簡單有趣的方式介紹香港本土歷史、文化,為我們留下記憶。

【香港保衛戰】警察與日軍共通點:漠視談判攻入學校

中文大學奮戰第三日,香港大學、香港科技大學、香港城市大學、香港理工大學、香港浸會大學先後成為戰地。學校作為學術自由的象徵、孕育人材的地方,被攻入就如同打壓自由思想;然而在香港史上,除了香港警察外,日軍亦曾於1941年香港保衛戰時攻入學校,佔領聖士提反書院,並姦殺在內的師生、傷兵與醫護人員。

1941年12月8日,日軍侵略香港,香港保衞戰爆發,香港遭受空襲,5000名英軍、4000名印裔英兵、2000名加拿大兵及1000多名香港華人英兵組成香港防衛軍,展開香港保衞戰。

英軍雖努力防守,但仍寡不敵眾,日軍曾兩度勸降,仍被時任香港總督楊慕琦所拒。最後,英軍雖奮戰18天,仍未能擊退日軍。1941年12月25日,楊慕琦心知無力還擊,在九龍半島酒店內向日軍無條件投降,避免守軍戰至最後一刻會全軍覆沒,造成不必要的傷亡。

楊慕琦在半島酒店向日軍投降。(圖片來源:Wiki)

投降當日,200名日軍無視英軍已投降的協定,硬闖有紅十字符號的聖士提反書院,攻入書院大樓。由於保衛戰時守軍頑強抵抗,令日軍傷亡慘重,因此日軍攻佔聖士提反書院後進行大屠殺報復,殺害沒有抵抗能力的傷兵、姦後殺醫護人員,當時留守學校保護學生的教職員亦同遇害。

聖士提反書院的小教堂有一塊玻璃彩繪,展現了拘留營的情況。(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七十多年後的今日,歷史重演。2019年11月12日,香港警察聲稱香港中文大學不是私人地方,即使沒有搜查令,警方亦有權執法;然而根據地政署文件,香港中文大學範圍(地段號碼STTL 437RP & Ext Thereto)為政府批出的私人土地,即二號橋兩端皆非官地,證實警方佔領中文大學二號橋,並在無權執法的私人地方多次發放催淚彈及其他防暴子彈、濫捕學生,攻入中文大學。

警方於中大放催淚彈,中大學生自衛燒雜物架設防線以保衛校園。(圖片來源:堅離地城:沈旭暉國際生活台 Simon’s Glos World)

中大學生架設防線。(圖片來源:立場新聞)

警察和中大商討後退後,突然反口追捕學生。(圖片來源:立場新聞)

警察和中大商討後退後,突然反口追捕學生。(圖片來源:立場新聞)

學生與警方對峙期間,香港中文大學傳訊及公共關係處處長表示和警方商討後,防暴警察願意將防線退後至二號橋更亭,並希望學生不會推前防線。中大學生守諾退後防線,但不到一分鐘,警方如同日軍一樣,立即反口無視協定,攻入中大範圍,多人被捕。中大學生再次還擊,直至下午五時,中大校長段祟智到場和警方交涉談判。

同日晚上七時,段崇智表示已與警方談判半小時,警方指他們可以不向中大推進,但要求校方必須承諾,派員工守住二號橋,防止任何人向橋下掉物件。段崇智希望同學可以接受建議,但數分鐘後,當他和學生再次步回二號橋時,防暴警再次反口,在眾人100米外相繼舉起藍旗和橙旗,並指他們正參與非法集結,並持續數小時不間斷施放多枚催淚彈,段祟智不適離開、副校長吳基培亦需戴上防毒面罩,多名中大同學和記者被催淚彈和水炮車等擊中受傷,部分更失去知覺,被救護抬離前線;前中大校長沈祖堯深夜連同數十位醫生進入中大,為大量受傷學生於臨時急救站為學生醫治及再次與警方溝通。

段崇智與警方「談判」後,警方最後決定向中大校長投擲多枚催淚彈。(圖片來源:明報)

香港淪陷3年零8個月後,日本於1945年8月15日正式宣布投降,香港重光。但2019年,已歷時5個月的反送中運動何時正式終結?歷史無法預視將來,但我們只知一日還未光復,革命仍不會完結。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報導者》,攝影/陳朗熹

中文大學反送中日軍軍事香港保衛戰

• 11 月 13, 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