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識多史」希望以簡單有趣的方式介紹香港歷史、文化,為我們留下記憶。

【中英聯合聲明】王儲查理斯對香港主權移交的預言

7月1日對現今香港人可謂百感交集。同一日子對於一位英國王子來說,相信也帶着千愁萬緒。英國王儲查理斯的前妻戴安娜之冥壽正是7月1日;巧合地在1969年同一日,查理斯獲女王正式冊封為威爾斯親王,當時香港電台也有轉播典禮;而為了送別東方之珠,查理斯在1997年最後一次踏足香港,出席主權移交的各項活動。讓我們來看看這位政要當年的演說以及私下的所思所想,再看看今日的香港。

英方日落告別儀式

王儲在雨中代女王演說(圖片來源:BBC News 中文) 

儀式在6月30日黃昏於添馬艦露天場地舉行,王儲在雨中代女王演說:

「中英聯合聯絡小組將再繼續兩年半,討論有關中英聯合聲明的執行事宜。該聯合聲明本身有效五十年。在久遠的將來,與香港的聯繫將吸引我們的注意。」

可是「五十年不變」早成廢話。自2014年中國外交部多次稱聯合聲明已完成歷史使命,是一張廢紙;它不為英國設有監督權,而英方沒有所謂的道義責任,亦無權說三道四。中方管治香港的基礎是憲法和基本法,並非聯合聲明。

「英國很久以前就明白,香港人最清楚甚麼對香港最有好處。港人必定能夠如聯合聲明承諾那樣管治香港…同時也深信恪守聯合聲明是香港持續成功的關鍵…我祝各位過渡順利,今後繼續安定繁榮。」

陶傑等人經常說「英國人做得到的,中國人就是做不到」,英國人信任港人,恪守契約,現在中國卻要實行全面管治權,並背棄聯合聲明,令香港難再安定繁榮。

香港主權移交儀式

查理斯在英屬香港的最後演說(圖片來源:BBC News 中文)

查理斯在香港仍是英國殖民地的最後時刻發表演說,當中說到:

「香港特別行政區將擁有自己的政府,並保留自己的社會,自己的經濟和生活方式。香港的成功需要並值得保持…(英中)一致認為,為了維持這種成功,香港應擁有自己獨立的貿易和金融體系,應享有自治權及民選的立法機關,應保持其法律和自由,並應由香港人來管治,向港人負責…(香港)在「一國兩制」框架內,繼續擁有自己的鮮明形象,並成為世界許多國家的重要國際夥伴…聯合聲明向世界作出莊嚴承諾,保證了香港生活方式的連續性。」

現在不只我們,全世界都覺得香港政府不再為特區服務和向港人負責,「港人治港」淪為空話。香港社會及生活方式已被扭曲得不似人形,法律與自由被踐踏,立法會成擺設。在一國大於兩制下,香港的鮮明形象與港人身份認同飽受打壓。香港亦由各國的重要夥伴,淪為所謂的「超級聯繫人」。

「英國將繼續對聯合聲明保持堅定的支持,我們的承諾以及與香港的牢固聯繫將會繼續…在您踏上非凡歷史的新時代時,我們不會忘記您,我們會以最貼切的目光注視着(香港)。」

這可能是現時香港情況唯一較正面的地方。各國現時空前關注香港,英國多次重申會採取行動捍衛港人權利,亦醞釀擴大BNO持有人的權利。

 

《香港移交,偉大的中式外賣》

本來王儲的個人意見不會遭公開,但他的前僱員將王儲本來提供給家人、朋友和顧問的私人日記副本交給了報社。在2005年11月,《星期日郵報》刊登了題為《香港移交,偉大的中式外賣》,是查理斯所撰寫關於出席主權移交活動的見聞,除了表示對中方的儀式感到反感,王儲的一些預言可惜也陸續成真。

查理斯在港期間下榻皇家遊艇不列顛尼亞號,遊艇停泊在現時中區解放軍軍營對出海岸,有關於駐港解放軍,王儲寫到:

「…我在1980年代揭幕的威爾士親王大樓附近,天曉得中國人現在將其如何改名了…因為士兵薪酬微薄,當其發現一杯啤酒等於他們的周薪時,可能抵受不了誘惑而恐嚇或威脅當地人。在中國,軍隊明顯嚴重地涉及不少貪污,所以人們只能希望他們困限於香港軍營內。」

2002年元旦該幢建築物改名為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大廈,近年大廈頂部更加上發光的紅星。而港人一直期望解放軍僅在營內活動,但解放軍在2018年山竹襲港後到郊區清理冧樹,以及2019年社會動盪期間在軍營外清理路障,兩者均未事先通報港府或得到特首批准。

解放軍不只留在軍營摺被。(圖片來源:BBC)

「我在香港的首晚有晚宴,坐在我旁邊的是董建華,他就是中國挑選來代替彭定康的人,一個有船務背景的商人,我發現他神秘莫測極了,但非常健談。他安撫說移交後一切不變,向我保證中國政府要向台灣人展示香港成為「一國兩制」部分後一切安好——目的在於誘使台灣重返祖國。」

連查理斯也明白一個兩制明顯是中國統一台灣的方法,但中國近年已經急不及待將香港改造成為中國其他城市的模樣,令台灣人越來越抗拒中國。至於港人嘲笑為「老懵董」的董建華,一直致力打壓香港公民社會,不僅廢除民選的市政局,縱容下屬干預民調,更繼續破壞一國兩制至今。

「所有港人對可見的將來,表面上極為樂觀,但私底下卻暗暗擔憂貪污悄悄進侵,以及香港最大力量——法治,會漸漸受損…」

近年香港各種貪污問題(在明在暗)也急速增加,例如政務司司長因為貪污而成為階下囚,商界和政治團體之間利益輸送猖獗,而法治在香港更是被踐踏殆盡。

「我們就此離開,讓香港自生自滅,並祈求民主黨黨魁李柱銘在凌晨示威抗議時不會立刻被拘捕…不管外間今日如何看待殖民制度,香港是一個怎樣把殖民地管治好的優秀典範。」

對於香港的前途,查理斯深怕香港失去法治、寄望李柱銘不被捕等等,句句流露出他認為香港被交回中國是送羊入虎口,而李柱銘在2020年也被捕了。

李柱銘被捕。(圖片來源:美國之音)

「廿多年前,1997年香港的一個雨夜,英軍士兵降下英國旗,中國士兵升起中國旗。香港人同時為其中國傳統及獨特的香港身份認同感到自豪。隨着歲月流逝,香港人期望中國會逐漸與這座亮麗動感的都市變得相似。世界各地都很雀躍,樂觀以為香港就是中國未來的縮影,而非香港會發展成昔日中國的倒影。」這並非查理斯的日記內容,而是特朗普總統在2020年5月底的演說。我們無從得知查理斯怎樣看待現時的香港,我們也根本不知道明日的香港會如何,不過無論如何,香港人加油!

可能香港其實在廿幾年前已經消失。(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
想睇更多香港的故事?
Like我哋的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wetoasthk
【website】www.wetoasthk.com
【IG】http://instagram.com/wetoasthk

反送中

• 6 月 30, 2020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