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說香港史,分享香港歷史文化故事冷知識

【黃色技術文】紅色經濟圈對我們的啟示——如何持續黃色經濟圈?

來自六七暴動始祖、「永遠站在工人對面」的工聯會之尊貴立法會議員陸頌雄曾經說過:「我們要打贏貿易戰,就要國人自強不息,堅持自主創新,撐起優質國貨!」而曾幾何時,香港在反送中時期「黃色經濟圈」出現之前,由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開始已有着一個紅噹噹的「紅色經濟圈」,一早已滲入我們的金融界、零售業、貿易轉口、飲食文化出版界、各大傳媒等等。看似牢不可破的紅色經濟圈,其實在不同細微環節也有過破綻,這些沒落的徵兆相當值得我們在構建黃色經濟圈時仔細研究,以免重蹈覆轍。當然,他們亦有不少值得我們仿傚改進的地方,以擴大自己人的實力。

「要圍爐就圍大啲、完整啲、可持續啲」

1967年8月4日,正值六七暴動期間,英軍及香港警察聯合行動,從航空母艦派出軍用直升機降落至北角英皇道僑冠大廈天台,並進入大廈逐家逐戶搜捕發動全港暴動的左派人士。行動亦同時搜查附近的新都城大廈、明園大廈等建築物。其時,北角一帶被稱為左派人士大本營。那麼,究竟當時這個大本營到底有多「可持續」呢?

首先,提及僑冠大廈,就不得不提華豐國貨。這所由1965年開業經營至今的國貨公司,和其他國貨公司一樣,專售中國大陸品牌產品或特產如藥材、傳統手工藝品等。當中尤其以「國貨四寶」最為有名:棉襖、校服、睡衣和羊毛內衣。

除了國貨公司,僑冠大廈和毗鄰的僑輝大廈,亦是不少中資銀行及機構的辦公室或職員宿舍。在吃喝玩樂方面,僑輝大廈(即現時的新光戲院)的前身就是商務印書館印刷廠,一邊出版書籍又能一邊大量印刷「文宣」。而斜對面的新都城大廈,就設有與法輪功等左派組織有密切關係的敦煌酒樓,一條龍照顧左派人士的聚餐開會的場地需要。

當然,隨着法輪功被中共打壓,敦煌酒樓倒閉後,輾轉下該址成為今天家傳戶曉的「北角富臨皇宮」,繼續「服務」一眾親中的福建子弟。而不少的同鄉會、甚至學友社也曾選址這些大廈的單位,舉辦中港文化交流活動及提供活動和教學;而不少「黃綠」醫生也曾駐紥在這些大廈的「地下醫院」。

華豐國貨(圖片來源:OldHKPhoto.com)

敦煌酒樓舊址,現為「北角富臨皇宮」(圖片來源:頭條日報)

當然,被視為「廢青」的我們,又那會有錢購置這麼多單位用來經營黃店?不過,紅色經濟圈教曉我們最基本的「聚集經濟」和「協同效應」的經濟原理。

「聚集經濟」最簡單來說,一些大商場會把同類型店舖放在同一層,或是某些街道上的店舖也會聚在附近,甚至是剛才紅色經濟圈又會把當時不同的中資銀行聚在一起,方便資金周轉及鞏固勢力。但商戶或機構卻不太擔心他們互相競爭,此舉反而會把客人聚焦一起帶到同一條街,以共同成為更有名的地標。加上黃店之間聯繫的不只是利益,還有良知,同類型店舖聚得近一點才可方便互相照應,以防有心人無故生事。同類黃店互相支持的具體例子就有在屯門龍門居的龍門冰室和仙桃居、元朗的水門雞飯和清玉,西九龍中心的黃店聯盟,還有荃灣的荃城同步。

聚集經濟的作用更重要是為了靈活安排資源,如聘請手足、籌募及分派物資等,亦同時能方便大家分散懲罰,「做大個餅」。

龍門冰室和仙桃居(圖片來源:連登)

要知道同類商店較多交集,結盟也許較為容易,但不同行業的店舖又如何不單在良知上有共同立場,而又能在經營上互相增益,更重要的是可以幫助手足呢?此時「協同效應」就是構建一個更大的黃色經濟圈的關鍵。

龍門冰室老闆張俊傑曾指出,我們應構建的不是一個「黃色經濟圈」,而是「良心社區圈」。此話正正指出現時我們把目光放在「如何讓黃店賺多點」的問題,而缺乏了在「圍爐圍大啲」後,如何真正把整件事根深蒂固地可持續發展下去的考量。

在北角的紅色經濟圈讓我們知道,飲食、教育、出版印刷、金融和醫療,五大要素,缺一不可。縱使我們一眾「廢青」沒有足夠財力成立一所銀行,但借張俊傑的社區圈概念及他創立的「香港人嘅冰室資源分享中心」例子來說明,今時今日的銀行不單止是指金錢上的儲蓄,更重要的是資源上的共享及互通。

我們必須記住,只看增加店舖收益和形式主義地在店內播抗爭歌曲的做法,不能令我們突破2014年的窘境,只有以資源創造資源,形成可持續的資源循環的獨立個體,才能「滾雪球」般令我們壯大。

香港人嘅冰室資源分享中心(圖片來源:香港人嘅冰室資源分享中心Facebook專頁)

「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國貨公司全盛時期在全港有多達三百間店舖,但到了今天,全港的國貨公司只剩下這些:裕華國貨、華豐國貨、中藝、中都、中邦等等,總計不多於廿間店舖。國貨公司的急速衰落原因有很多個說法。

首先是國貨公司在五、六十年代間如雨後春筍般開到滿街也是,三百間國貨公司的概念可以用百佳超級市場(逾290間)或惠康超級市場(逾280間)來形容,更何況當時的已發展市區範圍比現在細得多。因此市場內競爭激烈,最後引發惡性價格競爭及市場過度飽和,出現倒閉潮。

第二個說法是國貨質素相當參差,加上七、八十年代香港經濟起飛,人們對商品質素的要求提升。而時值大批日資百貨以高質素的產品、精心設計的店內擺設等擊倒國貨公司。再加上七十年代末的改革開放,中共不再鎖國,港人寧願從國內買回流貨返港,令國貨公司頓失重要的經濟支柱。

當然國貨公司的經營規限較其他百貨公司多,例如在訂價和來貨方面的要求,欠缺be water精神、無彈性的「效忠」商業行為亦加速了國貨公司的衰亡。

已結業的荃灣新中聯國貨,現址為荃立方商場(圖片來源:WeShare.com)

前車可鑑,在建構黃色經濟圈的時候,我們必須緊記不是黃店就代表我們要無條件接受他們的出品,尤其是當這個所謂「黃店」成為風潮後,很多人包括同路人和非同路人也會紛紛聲稱自稱是「黃店」。

但緊記「捉鬼」和盲從所謂「黃店檢查清單」永遠是徒勞無功的。真正的同路人一定會當出品有問題的時候,願意聆聽你的意見,不像這個香港政府般「逞英豪」不聽民意。做好品質,遍地開花,才可以令被逼惠顧對方陣營餐廳的是「藍絲」,而不是我們。

一說到要建立一個「黃色經濟圈」,就已經代表抗爭是長期、全方位的。在兄弟各自爬山的情況下,也許大環境是變幻莫測,但我們要守着「保護手足」的宗旨,為他們、為大家提供一個可持續、be water的「良心社區圈」。

延伸閱讀

———————————————————————
想睇更多香港的故事?
Like我哋的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wetoasthk
【website】www.wetoasthk.com
【IG】http://instagram.com/wetoasthk

六七暴動反送中飲食

• 1 月 30, 2020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