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說香港史,分享香港歷史文化故事冷知識

【新界六日戰爭】第四集:屯門反抗軍與油麻地襲擊傳聞

1899年在英國接收新界的過程中,以元朗原居民為主的反抗軍與英軍打了一場為時六日的戰爭。最終被英軍打到落花流水,吉慶圍和泰康圍更因拒絕英軍進入而被炸開大閘,大閘亦被當成戰利品奪去。當戰爭鏡頭大部分集中在新界時,原來九龍也有一宗反抗軍會襲擊油麻地的傳聞,最後反抗軍有如「流浮山刀手」一樣,久久不見蹤影。

建議先閱讀

【新界六日戰爭】 第一集:新界村民為甚麼要開戰?

:  【新界六日戰爭】第二集:大埔村民開戰

:【新界六日戰爭】第三集:元朗反抗軍大敗

1890年油麻地海旁,是攻擊目標之一。

大埔及元朗是六日戰爭中的主戰場,不過在開戰之前,其實新界村民有派遣一定數量的士兵到駐紮在屯門及流浮山沙江天后廟,以防英軍進攻新界西。

沙江村天后古廟。(圖片來源)

4月16日,港督卜力不知在那裏收到情報,說屯門的村民將會乘坐兩艘帆船攻打九龍油麻地。情報指村民會先藏於船內,當駛至時便會如三國赤壁之戰一樣,來個火燒連環船,把包括警艇在內船隻燒毀。上岸後更會直接進攻位於海旁的油麻地警署。

1870年的油麻地海旁,佈滿了木船,若玩火燒連環船,應該會造成一定混亂。(圖片來源:University of Michigan)

油麻地警署也是進攻目標之一,1920年代圖片。(圖片來源:香港記憶)

雖然計劃有點天馬行空,但卻非完全不可能,而且英軍主力都部署在新界。於是卜力只好召喚一支由西人組成的後備軍 - 義勇軍團。(即是二次大戰時的香港防衛軍、戰後的皇家香港軍團的前身

4月16日是星期日,不少義勇軍士兵正在享受美好的假期。在收到召喚通知後,各人都手忙腳亂前往集合,有人更來不及換制服,只好穿着晚禮服集合。約100名士兵帶著三支馬克沁機槍經中環畢打街乘船前往九龍。他們持步槍及30發字彈,分別駐紮在油麻地海岸的南、北兩邊,更用探射燈照向由荔枝角/昂船州來的船隻,更收到命令指如若有任何船隻拒絕回應查問,便可開火。同時義勇軍把一支馬克沁機槍放在九龍抽水站(即是油麻地紅磚屋),可以掩護彌敦道,另外兩支則放在旺角道。有趣的是有兩名市民自願踩單車為義勇軍做哨兵。

1895年的義勇軍,是1900年防守九龍的主力。

當然,他們就像「流浮山刀手」,等了一整夜也沒出現。直到翌日6:30,義勇軍士兵便回到港島去。

新界人沒有前往九龍,卻有一班西人興高采烈前往屯門野餐。同樣在4月16日,班針錦寄利經紀行(Benjamin, Kelly and Potts)合夥人砵士先生(G.H.Potts)與三名男士乘汽艇到屯門,打算在青山灣海灘玩泥沙、食件cake,chill 一chill,下午再到附近沼澤打獵。可是青山灣便是屯門反抗軍駐紮之地,在前往途中他們遇到幾個好心漁民,叫他們快快回頭,一下船又有幾名村民友善地阻止他們深入內陸,可是砵士一行人不理會。

幾名紅鬚綠眼的外國人走進新界,有如螢火蟲般顯眼,他們多行幾步便被上百名村民追擊。村民不止用步槍射擊,更推來一門小型火炮向他們射過來,不過他們眼界實在太差,一發子彈也打不足,炮彈也落在18米之外。急忙撤退後,砵士向港督匯報事態。

屯門人又刀又槍,正常人也會避之則吉。可是砵士決定在那裏跌低,便在那裏爬起來,在翌日再次乘船去青山灣,當汽艇經過香港會時,竟然受人歡呼。毫無疑問,他再次被村民趕走。

我們的砵士先生還是網球好手,他曾在婦女遊樂會盃賽事中成為混雙冠軍。(圖片來源:Gwulo)

可能英國人天生有海洋性民族的冒險精神,砵士的事跡流傳開去之後,竟然越來越多西人組織到新界的野餐圑,例如怡和洋行的員工到了荃灣郊遊;4月19日香港電燈經理域咸(W.H.Wickham)與匯豐銀行員工更自行到大澳舉行升旗典禮,幸好他們遇到的都是友善村民,而非反抗軍。

原來,伏擊砵士的屯門反抗軍在4月18日清晨離開,參加石頭圍之戰。(詳情請參考【新界六日戰爭】第三集:元朗反抗軍大敗)。一日後,一隊英軍乘名譽號前往荃灣、他們分散前往屯門、沙江村等地,再到元朗錦田與主力部隊會合,英軍完成征服整個新界。

自此香港的版圖,亦成為我們熟悉的模樣。

———————————————————————
想睇更多香港的故事?
Like我哋的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wetoasthk
【website】www.wetoasthk.com
【IG】http://instagram.com/wetoasthk

 

軍事史

• 10 月 23, 2020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