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識多史」希望以簡單有趣的方式介紹香港本土歷史、文化,為我們留下記憶。

【登月50週年】香港市民如何迎接人類一大步?

7月21日數以萬計港人會踏出他們的一小步,務求令香港由困局中走出一大步。在未知「五大訴求」能否成真,政府甚至可能戒嚴的情況下,踏出這一小步所需要的勇氣,不亞於50年前太空人在月球踏出那「一小步」。那麼剛經歷六七暴動的數百萬香港人,當時又是如何像6月16日那二百萬人一樣不分彼此,見證歷史的誕生呢?

【香港重光】日軍被市民毆打 大家的反應是 ……

1945年8月,夏慤將軍率領英國的艦隊光復香港(完整故事在此),英國人急於處理投降的日軍及收拾日軍留下的殘局;…

Continue Reading

【軍事建築】西灣國殤紀念墳場

西灣國殤紀念墳場共有 1578 座墳墓,長眠於該處的英魂包括陸、海、空軍,商船隊隊員,以及本地軍民。他們之中有英國人、加拿大人、印度人、澳洲人、紐西蘭人、緬甸人、荷蘭人,以及香港人。墳場入口亦建有西灣紀念碑,碑上刻有 2071 位未知葬身何處的軍人的姓名,當中包括英軍 1319 名、加軍 228 名、印軍 287 名,以及 237 名香港軍人。

【日治時期】日治香港 憲查都要佩帶委任證?

1941年聖誕節時,香港正式淪陷。經過了兩個多月的混亂情況後,1942年2月日治的香港佔領地總督府成立了由日軍組成的「香港憲兵隊本部」。在三年零八個月中,有「殺人王」之稱的野間憲之助是憲兵隊隊長。其下則有負責地方保安的部隊,初時稱為「憲查」,後改稱「警察隊」。可是在此之前,日軍曾經組織三合會如「天組」及「佑組」的成員維持治安。當然,他們對社會安寧是「有破壞無貢獻」。

【香港保衛戰】活著才能看見希望 — 戰友自殺卻仍然堅持下去的抗戰老兵

2019年的6月,香港人好疲累,好憤慨,好心酸。幾位手足永遠的離開,或者令你和我實在會感到心痛,氣餒和內疚。同樣地,1941年至1945年的香港,正值日佔時期,對當時被關進戰俘營的加拿大軍人Ralph MacLean來說,戰勝的希望更加好像遙不可及。但是,即使他經歷了戰友因難抵日軍侮辱而上吊自殺,他仍咬緊牙關生存下去,只為著一個信念---為下一代的自由奮鬥(Fight for the freedom of next generation)。

【香港重光】夏慤道背後的意義

在香港近年的社運抗爭史中,夏慤道可謂「兵家必爭之地」。事實上,夏慤道以英國的皇家海軍將領夏慤(Admiral Sir Cecil Halliday Jepson Harcourt)將軍命名。在1945年日本投降後,夏慤代表了英國和蔣介石,於香港主持受降儀式,令香港正式於二戰後重光。

【香港加油】羅桂祥家族教我的事 兄弟爬山 各自努力

我們常常飲的維他奶,是由商人羅桂祥在1940年成立的。當時的維他奶叫做「香港荳品有限公司」,羅桂祥眼見中國人及香港人因戰亂而得不到足夠的營養,於是希望以便宜的荳奶作為營養補充劑。第一天銷情並不理想,只賣了9支。在荳品廠經營的早期,羅桂祥的弟弟羅芳祥早就加入成為工廠司理,戰後羅騰祥亦加入成為生產部經理(眾多兄弟中羅桂祥排第七、羅騰祥排第八、羅芳祥排第九)。

【逃犯條例】中國偽造證據 要求引渡政治犯洪兆麟

這幾個月來,香港人最關心的應該也是政府希望立法修訂《逃犯條例》,令到香港能夠與未有長期移交安排的司法管轄區(包…

Continue Reading

【四大家族】「所謂何東精神 就係團結!」——到底邊個係何東?

「所謂何東精神 就係團結!我哋何東姊妹 自成一族!」 每年香港大學開放日大家都可以在開心公園聽到一班何東姊妹落…

Continue Reading

【粉嶺裁判法院】新界第一間法院 如何大翻生?

戰後,港府開始發展新界。1961年,政府制訂新法例,理民官把有關民事案件仲裁的權力交由地方法院處理。前粉嶺裁判法院便是第一個在新界興建的裁判法院,於1961年啟用,為新界北部居民提供服務。

1 2 3 ... 22